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 - 修真仙侠 - 一品修仙在线阅读 - 第八二七章 消失的印记,我不在乎当小人

德国杯奥格斯堡对莱比锡红牛:第八二七章 消失的印记,我不在乎当小人

        渡海的方式,不是一路前行,而是钻入苦海之中,瞬间又会从另外一个层面钻出水面。

        这种方式,秦阳都不想吐槽了,这种鬼方法,他之前的想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里就有。

        正版故事书上,压根就没出现这条设定。

        可秦阳在盗版的故事书上,瞎鸡儿开脑洞乱写的东西里,还真的有。

        秦阳想到的是更加深层次的地方。

        渡海的方式,算是很重要的设定了,故事书上都没有,秦阳算是彻底确定了,故事书不可能囊括所有的真理。

        现在的问题,不知道是故事书觉得这条不重要,还是这条是不应该显现出来,只能由苦海摆渡人知道。

        亦或者,是苦海摆渡人自己,都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这三种可能之间的差距会很大。

        若是前者还好,只能说明故事书的判定比较迷,毕竟还在演化,不完善也能理解。

        可若是最后的可能,那就说明,故事书本身能被人掌握的部分,并没有那么多。

        能被人掌握,被人修改,这件事本身就不符合世界演化的基本法。

        可能世界在演化的过程中,已经开始在自我修复漏洞了。

        这对世界是好消息,这样的世界会更加稳固,更加强大,但对秦阳来说,可就不算好消息了。

        这意味着,故事书的价值和权限,正在削减。

        到了最后,故事书可能就会变得,只是故事书而已了。

        而这个,的确也符合演化进程,演化到后面,一个能修改世界设定的东西,本身就会变成最大的漏洞了。

        秦阳敏锐的从中间捕捉到细节,从细节里推演出以后的发展方向。

        按照现在的推演,他能想到的,对世界演化有好处,那么,十有八九,会变成真的。

        当他存在于此界,属于此界,他想到这一点的时候,那么,便是给这个世界本身一个方向。

        他知道了,便是世界知道了。

        这便是无可阻拦的大势,谁都无法去阻拦。

        秦阳抬起头,看着天际边缘,出现的绵长海岸线,想要吐槽,也没什么心情了。

        原来根本没有岸,当然没法上岸了。

        亲眼看着海岸线被勾勒出来,秦阳大概可以确定了,他是第一个渡海的人。

        这个世界的演化,之前压根用不上海岸,压根就没分出资源去渲染,现在才开始动笔。

        只是这个海岸线出现的方式,秦阳觉得有点问题。

        海岸线要是从海面之下升起,或者从天而降等等,其他任何方式,他都不会觉得有什么意外。

        但海岸线起草的方式是画出来的。

        秦阳摸了摸自己的眉心,化出一面水镜照了照镜子。

        除了肤色不像活人之外,一如既往的帅的惊天动地……呸,不对,是眉心没东西了。

        这里原本是有一个红点的,是画师留下的一个红点,当初在念海的时候,为了给秦阳权柄,画师传给了秦阳不少东西。

        秦阳一直觉得这个红点,特别毁颜值,只不过一直没空去解决,后来死了,也就不在意了。

        这个红点什么时候没有的,他自己都忘了。

        唯独可以确定的是,在进入黑海的时候还有的,后来什么时候不见了,他也不知道。

        再揭开衣服,妖师留在他胸口的青鳞也不见了,医师留在他手腕上的三跟指印,也没有了。

        之前他发现的时候,毫不在意,转头就抛之脑后。

        如今看到海岸线出现的方式,才忽然想到这一点。

        海岸线出现的方式,要是跟画师没关系,鬼都不信。

        当初那几个家伙,让他带出来的,恐怕也不仅仅是传承,更重要的应该就是这几个印记吧。

        说起来,幻海便是画师画出来的,再又幻师经营,无数年之后,演化出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其内有与众不同的生灵。

        要说画师本身,也有开创世界的经验,也不算是有问题。

        而且,严格说,技艺与一般法门的本质是不一样的,以艺入道和以法入道,根子都不一样。

        纯粹的技艺,在这里也是完全不受影响的。

        而除了人族之外,似乎还真没听说过,哪个种族的生灵,会将技艺磨练到入道的程度。

        偏偏上古人族十二师,据说全部都是以艺入道,自己开辟出一条道。

        若是以此来结合一下眼下,秦阳觉得越想越觉得头大,这局棋,到底下了多久,到底会牵扯进来多少人?

        算了,不管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大佬爱干嘛就干嘛去,他继续低调点,先闷声发育吧。

        乌篷船静悄悄的靠向岸边,用了没多久,终于停了下来。

        秦阳跟小说家跳下船,踩在岸边的黑沙地上。

        乌篷船上的摆渡人,对着岸,欠身一礼,低声道。

        “多谢?!?

        “客气了,劳烦阁下了?!鼻匮艨推墓傲斯笆?。

        秦阳跟小说家转身走向内陆的方向。

        摆渡人遥望着秦阳的背影,久久没有离开,而是再次欠身行了一礼。

        “多谢了,秦阳?!?

        她的身后,恍惚间,有一条黄泉虚影一闪而逝,虚影黄泉,奔流到海,没入苦海之中,于此同时,他身后的虚影,开始向着苦海转化。

        她完全化作了苦海摆渡人,完成了一次渡海,算是彻底掌握了苦海摆渡人的权柄。

        至此,她算是彻底摆脱了过去,过去的荣耀,过去的罪孽,现在只需要老老实实的当一万多年的苦海摆渡人,自己也可以渡海了。

        这一切,便是因为亡者之界开辟,因为秦阳给的那张船票。

        这一刻,她算是彻底新生了。

        整个人的气息,从内到外的变化,如同彻底变了一个人。

        从这一刻起,再也没有人能认出来,她便是曾经在黄泉魔宗地底,犯下大忌讳,像鬼物借寿的枯骨摆渡人。

        她也不再是上古地府的摆渡人。

        因为那张船票,是秦阳给的,不是上古地府给的,她的赦免和新生,也是秦阳给的。

        哪怕秦阳自己都没认出来她,自己都不知道。

        她现在敢彻底确定了,秦阳肯定不是府君,因为府君也不可能赦免她,府君也会去维护上古地府的规矩,无论什么时候。

        摆渡人凝望了许久,等到完全看不到秦阳的影子的时候,她才摇动船橹,缓缓的离去,她要开始苦海摆渡人的生涯了。

        ……

        “你什么意思?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什么故事你不知道?”布冥白快疯了。

        船票只有一张,当然算大胡子的,谁都别争。

        那其他人,想要渡海,就只能拿出故事当船票啊了。

        “不行,你的故事没有心,行不行并不是完全我说了算,这是规则?!蓖犯呛诓嫉恼贫嫒?,一板一眼的否定了布冥白的故事。

        “……”布冥白黑着脸,蹲在那苦思冥想,到底要什么故事才行,恢复意识,恢复记忆之后,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才是最不能忘怀的故事。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那些尚未恢复自我意识,还处于不祥状态的家伙,反而先过关了。

        他们还能记得的故事,自然就是最不能忘怀,死也不能忘的东西。

        都是同门,躺在同一片陵寝里不知道多少年了,谁不知道谁啊,谁爱不睡觉瞎嚎,谁睡觉爱磨牙放屁打呼噜,谁不知道啊。

        忽然间,所有的死灵,脑海中,都开始自行出现了一些信息。

        有关渡海的信息,三条渡海之法。

        有关摆渡人的信息,需要人知道的都有。

        这代表着,世界的演化进程,已经愈发完善,世界需要这些死灵,去填补其他地方了。

        “别磨蹭了,门主已经渡海了,我们必须加快速度了,赶在其他人前面?!贝蠛臃⒒傲?。

        布冥白沉默了,他抬起头,望着掌舵人。

        “你不是想听有心的故事么,那我就告诉你好了,我曾经背叛过道门?!?

        “我知道?!闭贫嫒撕芷骄?。

        布冥白有些意外,他转头看向大胡子,大胡子似乎也早就知道了。

        “但是你没背叛道门的信条,你到死都在贯彻那八个字?!?

        布冥白整个人都像是泄了气,失声笑了起来,他憋到死,憋到现在的秘密,已经成为执念的东西,在道门其他人看来,却并不重要。

        原来大家早就知道了,只是没人说而已。

        说出口之后,整个人都轻松了。

        不等他详细说,渡船便开始加速了。

        “准备好了,开始渡海了?!闭贫嫒撕傲艘簧?。

        就在这时,远处两道乌光飞来,化作两个人,重重的摔在了渡船的甲板上。

        众人一看,就是那天争夺故事书的那两个家伙。

        一个龙首大妖,一个一袭白底金纹长袍的男子。

        “我们得到了渡海的消息,只要渡海之人给了船票或者故事,没有违反规矩,摆渡人便不能拒绝载客?!?

        龙首大妖站起身,似乎不适应被沉默的状态,他看了一眼道门的其他人,自顾自的站在了一旁。

        “你想知道我的什么故事?只要你提到的,我都敢说?!?

        正在加速的渡船,缓缓减速了,掌舵人松开了船舵,一步一步来到龙首大妖身前。

        束缚着他双手的锁链,哗啦啦作响,颤抖个不停,他体内的煞气喷薄欲出,被锁链死死的镇压着。

        瞬间,所有道门的人,都默契的远离了一切。

        新上船的俩人,面色微变,能在渡船上随便使用力量的人,唯有摆渡人自己。

        “你想干什么,摆渡人若是……”

        龙首大妖的话没说完,掌舵人便一跃而起,一拳轰中了他的腹部,将其轰的飞出了渡船。

        尚在半空,便轰的一声,炸成漫天齑粉。

        掌舵人落在船上,他的手臂上,一道道诡异的纹路出现,这代表着反噬。

        摆渡人不能在对方遵守规则的时候拒载,更不能直接宰了乘客,摆渡人自己做出违反规矩的事,他这一运世的时间,便会白干了,必须重新来过。

        若是在这个时间内,再次违反,又是一运世。

        然而,掌舵人却很平静的道。

        “我的船上,不能出现爬虫,我也没打算渡海?!?

        旁边那男人,腿都快软了,靠着船沿,表情僵在了脸上。

        他敢作死冲上来,是实在没办法了,之前见过别的摆渡人,可惜那些摆渡人,不知为何,根本没法渡海。

        当消息真正出现的时候,他便是猜到,道门的人,说不定有办法渡海,原本是想利用规则。

        却忽略了,有规则,自然有人不在乎规则,亦不在乎违反规则所要付出的代价。

        掌舵人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渡海,他的修行,便是在苦海,当然不在乎,随手弄死俩自己登船的人。

        “是在下冒昧了,我这就走,打扰了?!苯鹞颇凶酉胍肟?。

        大胡子却开口了。

        “你是上古天庭的人吧?”

        大胡子开口,掌舵人立刻拦在了金纹男子面前。

        金纹男子眼皮狂跳,却不敢说假话,他说半个字假话,可能连改口的机会都没,这位大煞星,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将他化为虚无。

        “前辈目光如炬?!?

        布冥白开始接过话茬,嘿嘿一笑,凑了过来。

        “既然来了,便说出你的故事吧,比如,说说上古天庭的目的吧,比如你的目的,要干什么,得用心啊,按照规则,没有心的假故事,是没法算船票的?!?

        金纹男子犹豫了一下,当对方问出这些话的时候,他其实就知道,他无法忘记的故事,无法忘却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了。

        说出来,可以渡海,不说,无法渡海,可能还会化为虚无。

        稍稍思忖,金纹男子便觉得了,说便说吧,不说,他便无法渡海,什么都做不了,渡海之后,大家都在一条起跑线上,起码还有一争的机会。

        再者,有些事,\b被人知道也是早晚的,到了一定层次,争已经只能明打明的争了。

        “上古天庭要夺亡者之界,自从知道了布局之事之后,便一直在谋划,甚至可能有神祇,尝试着进入亡者之界,在这里掌握新的权柄。

        我当年陨落的时候,便被太一天帝面授……”

        金纹男没什么隐瞒,把他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这便是他的故事,死了也忘不掉的东西。

        当他说完之后,渡船便开始自行加速,这代表着,他的船票已经有了。

        然而,就在这时,掌舵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身后,手臂上的锁链,直接将其缠着,煞气一个爆发,便将其化为齑粉。

        这一次,布冥白都有些震惊的看着他。

        掌舵人自顾自的回到船舵,语气依然很平静。

        “我需要在苦海,至少修行一元的时间,不在乎多些年,也不在乎当小人,我的脸,早已经不要了,他带着一个爬虫到我的船上,必须死?!?

        “这……”布冥白摇头苦笑,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