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 - 科幻灵异 - 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在线阅读 - 第1756章 狭路相逢(22)

德甲莱比锡红牛vs奥格斯堡:第1756章 狭路相逢(22)

        巫夫人道:“怎么,您这就要回去了?急什么呢,就在这儿住着,也好给我做个伴儿?!毙闹腥词撬闪艘豢谄喊?,终于要走了啊,您再住下去我们一家都要疯了!

        叶新绿笑道:“不了,王爷也召我回去呢,我再住下去他怕是要发飙的……咯咯咯……”

        巫夫人忙道:“既然是王爷急着让您回去,那我可不好再留您了,不然王爷真的找上门来,我家老爷都扛不住??!”

        所以,在婚礼的前一天,叶新绿的马车就带着一堆王府的仆役丫环婆子等等,回王府了。

        聂天华听说她的马车已经在回来的路上吓了一跳,喝问:“谁准许她回来的?”

        管家只能一脸苦逼地低头沉默:这事您问我,我哪儿知道???!

        聂天华默了一下,遂道:“退下吧!”

        待管家走了,他立刻转头对虚空中的暗影命令:“半路劫杀!”

        暗卫:“王爷,这事……三思??!”

        聂天华嘴角抽了半天,道:“你们这就被那个女人打怕了?”

        暗卫:“不是您上回命令我,一旦下这样的命令务必劝您三思?!”

        聂天华:……

        他的手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屁股……

        【迷迷妹】:“2333……感觉王爷的这个小动作亮了?!?

        【楚河汉界】:“主播这么多天没在府里待着,这个王爷屁股上的伤肯定早就好了?!?

        【打不死的小死】:“好了伤疤忘了疼?”

        叶新绿安然回府,重新住进了王府后院。

        第二天周府嫁女,叶新绿拉上聂天华一起往周府祝贺,又是好大的排场,带着的礼物组织的车队都比迎新的队伍要长,非是一般的拉风。

        聂天华:“你是不是要把本王的家底搬空才算完?”

        叶新绿:“王爷,放心吧,以周相爷的性子,你送这么多礼物,他至少得回上两倍。你现在担心的应该是,他的家底会不会搬空?”

        聂天华:“上回他不是因为周百荷被退婚的事从章家手里敲了一大笔钱?”

        叶新绿:“这个您也知道??!”顿了顿,又道:“周府的回礼记的那可都是我的私产哦,王爷想动得经过我的同意?!?

        聂天华:……所以,走这么一遭,周家和本王王府的钱都弄到你自己兜里去了?!

        叶新绿无奈道:“王爷,今天是我三姐大婚,她又不是嫁你,你黑着一张脸干什么?!高兴一点儿高兴一点儿!”

        聂天华只得勉强扯出一丝笑来:好心塞!自从遇到这个女人本王的心就没再敞亮过!

        周百荷得知王府来的排场比来迎亲的队伍还要长,气的摔了杯子。本来这婚事她就不同意,后来更是知道父亲只给她郊外的一个收成可怜的小庄子当嫁妆,她就更不想嫁了。

        可是这是她不想就能不嫁的事吗?

        周夫人说,四妹的婚事定下了,她这个三姐不嫁,四姑娘也要被她耽误着不好出阁?;固?,四妹说与了兵部尚书的嫡三公子,呵!

        周百荷越想越来气,越想越觉得自己受尽了委屈。周家数个小姐姑娘,就只她嫁给一个没前途的庶子,凭什么?

        不管她再怎么气,终究还是被送上了花轿,她不嫁,这周府里她也待不了了,还不如去巫家看看是否能有什么图谋?!

        但,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她那个新婚夫君在成婚当晚不但没来洞房,听说在酒席散后还在外面跟个花伶喝了一夜的花酒。

        到她回门的时候,巫延已也是不见踪影。

        她新婚三天,都还没见过自己的夫君长什么样,不但让她事先准备好的一堆对夫君的温柔表白全都付诸东流,还让她像在巫家彻底变成了一个笑话。

        回门是周百荷自己回去的,巫延已到晚间也没露面。周百荷都想待在娘家不回巫府了,可是她在周家也不得人缘,周夫人以新妇刚出阁,怎好在娘家过夜为由将她硬给塞进了马车,送她回了巫府。

        讲真,巫延已回门都没露个面,周相爷很是恼火,下朝的时候就跟巫尚书参了巫延已一本,说这个巫延已,讨了他相府的小姐,王妃的三姐,怎么着?还觉得配不上他吗?把个巫尚书吓的够呛。

        本来相府的庶小姐在巫尚书眼里还真算不上什么,可是一提起王妃,巫尚书立刻就想起那位王妃在他府中住着的日子,登时就出了一身冷汗。

        回到家后,他把巫延已招到书房好好地训斥了一顿,提醒巫延已可别忘记当初是怎么被王妃收拾的,不想再被收拾就好好地和周百荷过日子,周百荷可是那位王妃的三姐。

        巫延已恨得牙痒痒的,到底是去了周百荷的屋里。周百荷虽然打心眼里看不上这个巫延已,但是想着自己以后的生活还得靠着这位,只能控制着自己,献上一脸灿烂的笑容招呼着他。

        巫尚书不提王妃还好点儿,提起那位王妃,巫延已就想起自己当初是怎么被鞭打的,还有他的生母也是因为王妃一席话就死在了庄子里。

        此时他看到周百荷,就想自己从王妃身上所受的诸多苦楚,一股恼地就都算在周百荷身上了……

        晚间,有人听到周百荷的房间里传来惨呼声,只是谁也不好来过问。

        章远哲悔了和周百荷的婚事,原以为可以讨到一个好些的,可惜他和周百荷私相授受的事早就传遍了京城,没有哪个好人家的姑娘愿意配给他,最后由章夫人作主娶了一位外省官员家的庶女,远去外省当官了。

        原本以为巫延已好歹能让周百荷像原主那样活上几个月,没想到的是,新婚不过两月,就传来了周百荷的死讯。从她的尸体可以判断出生前受过非常残忍的虐待。

        巫尚书吓的差点魂都没了。原本以为巫延已就是小打小闹,没想到竟然直接把王妃的姐姐给打死了,这还了得?整个巫家都要被这小子给毁了??!

        所以,不待叶新绿兴师动众地问罪,巫尚书已经亲自绑着巫延已送到了王府。

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