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 - 玄幻魔法 - 万界仙王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离我远点

德国奥格斯堡金色大厅: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离我远点

        “这?”

        司马翎将那份测试清单看完,脸上却是露出一抹阴冷的笑容。

        “没想到,这个李浩言还真是很配合??!”

        “大人,此话何意?”轩辕刑从对方脸上看到了一股明显的杀机,似乎猜到了什么。

        “这些事情跟你说也没有用?!彼韭眙崂淅涞钠忱矗骸澳阒恍枰谌旌蟮牟馐灾斜;ず米约壕涂梢粤??!?

        “什么?大人??!您可不能乱来??!”轩辕刑哀求道:“小人好不容易才得到了这个狱长的职位,要是出了什么篓子,那小人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呵呵,放心!”司马翎笑的越发阴沉:“就算出了什么事,也会有那个李浩言顶着……”

        他缓缓的吸了一口气:“战神金刚因为误用了李浩言的改造技术导致暴走时空,屠杀了总研究所里最珍贵的一批科研人员,还有囚笼囚犯……啧啧啧,李浩言就算不死,也要因此入罪,这真是一个完美的故事呢?!?

        “大人……”

        轩辕刑听得全身冷汗。

        他这才明白,为什么前些日子那一支留在囚笼里面的研究队经历了大的换血,来了许多谋生的新面孔,那些人平日里提起司马翎都是一副不对付的样子,现在看起来人家早已经打算将这些异己连同那个李浩言一网打尽了。

        至于原因嘛……

        对于看惯了阴谋诡计的他来说,根本不用费心思猜。

        只怕是那个李浩言的机械术已经威胁到了司马博士的地位了吧。

        “大人,那小人立刻取消赌局……”

        “蠢货,那不是打草惊蛇??!”司马翎骂道:“李浩言那家伙精明无比,你必须让他毫无察觉的参加三天后的测试,只要他到了测试场上启动了战神金刚,一切才算是大功告成,明白么!”

        “是是是?!?

        轩辕刑心中忍不住骂道。

        是,您算是大功告成了,那我这个狱长到底要怎么交代???

        罢了罢了……

        他只能无奈的叹息。

        不要看那个司马翎只是一个所谓的研究所里的大佬,但他的身份背景据说也大的吓人,什么匠神的唯一传人不过是明面上的身份,背地里据说有一位圣殿的殿主亲自罩着,这才在整个科研界里无所顾忌,这不稍微有人可能威胁到他就要无情除掉了。

        “还愣着干什么!”

        司马翎看到轩辕刑发呆:“速速将李浩言的行踪调查清楚,三天后,无论如何我都要让他亲手启动战神金刚!”

        “是,大人……”

        轩辕刑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句。

        ……

        接下来的日子里,叶枫在自己的小屋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搞得想要监视他的轩辕刑也很是无奈。

        这根本不出门有啥好汇报的呢?

        而且这位不是说要来参与战神金刚的改造工作么,这家伙根本不出手只怕后面那位司马大人栽赃的时候也不好说吧。

        不过转念回来一想,人家想要栽赃还需要证据吗?

        无论如何,那场测试会只怕就将成为李浩言的人生终点了吧……

        也很可能是……自己的仕途终点。

        所以,在这三天的时间里面,轩辕刑索性豁出去了,一点没有闲着。

        他打开了自己的客户档案,把所有有实力的金主爸爸们都邀请了一遍,组织了一场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生死赌局。

        反正后面这个狱长估计是悬了,不如趁这个机会捞一大笔退休算了。

        抱着这样的念头,他精心的设计了一份赌局盘口,还有将测试场的周围加强了最高级别的防护措施,力争将对囚笼的破坏降到最低。

        即便如此……

        说实话,没底还是没底啊。

        ……

        到了测试前一夜的凌晨,轩辕刑紧张的躺在床上根本睡不着。

        他不知道明天的事情到底闹得会有多大,自己狱长的位置还能不能留住,想了半天,翻来覆去,心急火燎。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外面传来了一阵骚动。

        “不好了,大人!”

        “怎么了!”

        轩辕刑腾的一下就从床上弹了起来:“出了什么事?”

        “测试场外面出事了!”

        “什么事!”一听到测试场,轩辕刑更慌了。

        自己已经在周围布置了那么多人看守,怎么可能还会出事。

        “是一名守卫与赵猛队长打起来了!”

        打架?

        轩辕刑听到这里长出了一口气:“这么一点小事,何必惊扰本狱长,按规矩办就好了?!?

        “是,大人……可是,那位李顾问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的,直接把赵猛队长给废了!”

        卧槽??!

        咣的一下。

        房门直接被撞碎。

        轩辕刑连衣服都顾不得换,直接冲向了测试场。

        怕什么来什么!

        不是已经派人死死盯着那个李浩言了吗?

        那货是怎么出来的?

        而且还打架?

        打架就算了,还欺负一个小小的侍卫队长。

        这特么的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

        从他的屋子到测试场本就不远,几个念头的功夫,轩辕刑就来到了测试场的入口处。

        按照他的吩咐,这里已经铸造起了一座厚重的金属围墙,将整个测试场都包围了起来,只有一个入口供出入,而涉事的人群就围在入口的两扇高大的铁门下面,足足有好几百人之多,没人说话,就听到一声声倒吸冷气的声音从人群里发出,时不时的夹杂着一声议论。

        “卧槽,真狠!”

        “完了,完了,赵猛的腿算是彻底断了……”

        “嘶……这李顾问什么仇什么恨??!”

        “都给我让开!”

        轩辕刑一声怒吼,人们看到狱长大人穿着一身睡衣就来了,连忙让开了通道,将里面的情形爆露了出来。

        轩辕刑赶紧冲到最前面,定睛一看。

        嘶~

        他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这是弄啥嘞?

        嘭,嘭嘭。

        就听到一声声的闷响。

        格拉,格拉。

        紧跟着一寸寸的骨节碎裂声。

        面前的李浩言正站在地上,用脚掌一点点的碾碎着赵猛的整条右腿。

        那家伙碾得十分细致,每一寸骨头都没有放过,这会儿那条腿的小腿与脚掌都已经成肉糜,根本分不出哪里是骨头,哪里是肉。

        赵猛本人,疼得已经在地上连叫得力气都没有了。

        看到轩辕刑过来,他只能用最后的力气抬起头,从喉咙里发出虚弱的沙哑声,似乎是在求救。

        而在两人旁边,刘飞正在用尽全力,拉扯李浩言的身子。

        “顾问大人,住,住手!”

        “顾问大人,别,别打了,我没事,真的没事!”

        结果。

        嘭嘭嘭?! 「窭?,格拉。

        李浩言压根没有搭理刘飞的意思,脚下继续,已经快要碾到赵猛的大腿根子了。

        “住手!不,住脚??!”

        轩辕刑终于忍不住了,大吼一声:“李顾问,您这是干什么呢!”

        “干什么?”

        李浩言抬头看了轩辕刑一眼:“当然是教训这个不懂事的家伙了?!?

        “他……赵猛身为囚笼的侍卫队长,到底犯了什么事冲撞了大人?”

        “我?”李浩言脚下继续:“他没冲撞我呀……”

        轩辕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人!无论如何,还请您先住脚吧!”

        “等会儿,我马上就完……”

        “不能等!”轩辕刑到底是曾经的轩辕族大佬,这会儿动用了仙威,一嗓子吼出来,还是颇有气势。

        “大人,再不住脚,在下就要强行阻止您了!”

        “好啦好啦~~”

        李浩言这才悻悻的抬脚,临了还在赵猛的衣服上擦了擦脚底的血,在刘飞的安慰下站到了一旁。

        “谁来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禀大人!”

        别人还没说话,刘飞就赶紧站了出来。

        他今天还是穿的囚笼守卫标准的黑西装造型,只是那副墨镜不知道去了哪里。

        同时,他的西装上面还有一个大大的脚印,显得格外显眼。

        “这一切都是小人与赵猛起了恩怨,顾问大人不过是在给小人出头罢了?!?

        “什么?出头?”

        轩辕刑看了看地上的赵猛。

        这特么是出头么?

        这都快要爆头了好不好!

        “具体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

        刘飞的表情有些古怪,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时,旁边不知道哪个侍卫来了一句。

        “赵猛也就是平时那德行,过来看着刘飞不顺眼,骂了两句,踹了一脚……然后,顾问大人就从天而降,动手,不,动脚了?!?

        “恩?就这样?”轩辕刑有些不可思议。

        “大人……”刘飞脸上也很费解:“事实便是如此?!?

        他也不知道这位顾问大人哪里来得这么大火气啊。

        为他出头,抱打不平?

        凭什么???

        “什么叫就这样??!”

        结果李浩言在后面跳了起来:“光天化日,不,夜色深沉之下公然欺辱下属,这样的队长留着有什么用!简直气死我了……”

        呃……

        这都什么跟什么??!

        人们根本搞不清楚李浩言今天晚上到底为什么发疯。

        紧接着,大伙又见李浩言来到了刘飞面前,忽然就摸了一下刘飞的脸。

        “况且,这个侍卫生的如此眉清目秀……怎么能被人随便欺负呢?”

        卧槽??!

        所有人顿时恍然。

        紧接着就毛骨悚然。

        原来如??!

        刘飞,更是觉得自己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要爆炸。

        这……你个老男人,离我远点??!

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