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 - 都市言情 - 大刁民在线阅读 - 第两千两百零九章 资金的去向

德甲纽伦堡对奥格斯堡:第两千两百零九章 资金的去向

        王抗美对塔利亚有救命之恩,刚刚见她与两名侍名对话时的那般作派,李云道原以为她只是用来引诱普里阿摩斯的花瓶    ,此时闻言才觉得这女子远比自己想象得要聪慧得多——能在圣教中枢凭一己之力整合那些贵妇小姐们,这女子的头脑便已经比一般人要好用得多。

        “据说圣皇近几年让普里阿摩斯前前后后花去了不下百亿资金,如今可曾知道这些资金的流向?”李云道负手看向院外的花园,从今日科托斯大神官的那些话里,他便已经知道那圣皇老头儿定然是在谋划些什么事情,但详细的信息却保密得极好。

        “主子,属下奉先生之命一直在调查这些资金的走向,按普里阿摩斯的说法,前几年,有近二十亿美金分别给了美国、德国和瑞典几所大学的医学院。圣皇这些年为了延长自己的寿命,花了不少心思,这些钱应该都用在了‘换血’等延长寿命的手术上了?!彼且槐呋叵胍槐叩?,“不过,近三年,普里阿摩斯又按照老头子的要求把超过八十亿美元的资金分别打给了几家私人的医学研究机构?!?

        说着,她从一旁的便签上撕下一张纸,将那几家私人医学研究机构的名称都写了下来,递给李云道:“这就是那几家私人医学研究机构,具体每家机构接受了多少资金,目前还不得而知。我初步对这几家医学研究机构做了些调查,基本上都是之前接受资助的医学院教授自己名下的研究机构?!?

        李云道接过便签看了一眼,而后拿起桌上的打火机点燃了那张便签,看塔利亚有些不解地看着自己,才解释道:“我基本上能过目不忘,内容我已经记住了。这种便签流出去便会对你的安全造成一定的威胁,还是及时销毁掉比较妥当?!?

        塔利亚点头,用烟灰缸接住那燃烧的便签,转瞬那纸便燃烧殆尽,她细心地用手指将那些纸灰压碎,端着烟灰缸将灰屑冲进洗手间的马桶,这才松了口气,走回来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主子,有件事情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李云道疑惑地看了她一眼,说道:“但说无妨?!?

        塔利亚看了一眼熟睡的圣教“财神爷”:“普里阿摩斯前几天突然跟我说,过阵子要带我出去度几天假?!?

        李云道微微皱眉,问道:“你觉得有问题?”

        塔利亚点头:“普里阿摩斯是圣皇的心腹大臣,老头子所有的秘密普里阿摩斯几乎都一清二楚。他担任财政厅大神官以来,就半步没有离开过这座西西里岛,要度假,也只是去海边沙滩上晒晒太阳。他突然说要带我一起离开,我才觉得有些非同寻常?!?

        李云道细细思忖片刻后,才道:“这几天你继续盯着普里阿摩斯,岛上这段时间不太平,接下来形势只会更严峻,他可能感觉到一旦老头子有什么意外,他这个曾经的肱骨之臣恐怕下场会很凄惨。不过,也不排除另外一种可能……”

        塔利亚问道:“主子是担心老头子那边的反应?”

        李云道微微点头道:“他为了延长自己的寿命耗费了巨大的代价,如今在他眼中,恐怕除了普里阿摩斯外,所有的大神官都会对他的黄金圣座产生巨大威胁,我猜测,他很可能会在别人发动之前就先发制人,而普里阿摩斯很可能知道一些老头子的打算,所以这狗奴才打算先行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

        塔利亚有些恍然地看向圣殿的方向:“怪不得,这些日子,圣皇将暗影军团的所有人都调了回来!”不过,她马上又疑惑了起来,“单单一支暗影军团,恐怕还不足以对抗骑士团、外事厅吧?单单一个裁决殿的血影军团就已经很可怕了!”

        李云道轻笑道:“奥尔德斯、科托斯两人各有各的利益,就算联手也很难做到相互信任,他们对阿佛洛狄德就更警惕了,那位大神官自然也不会将他们放在眼里,所以他们之间也存在着相互制约的关系。再加上前阵子叛出骑士团和外事厅的那些人,你到目前为止,有看到老头子下定要平叛吗?那些其实都是圣皇的人!”

        塔利亚先是一愣,而后感慨道:“这圣教中枢的权力斗争,真的不弱于任何一个国家!”

        李云道淡淡一笑道:“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有江湖便有权术之争。我这一趟,看来还真是走对了!”

        塔利亚道:“主子这个时候上岛,必定早已经胸有成竹,若有用得上塔利亚的地方,万死不辞!”

        李云道笑着摆摆手道:“别动不动就提死字,我向来视部下为手足,你们死了,我会很伤心的!所以,好好地活着,才能见证伟大奇迹发生的那一刻!”

        塔利亚不解:“奇迹?”

        李云道神秘一笑:“是啊,奇迹,圣教当初不就是用些拙劣的伎俩来欺骗可怜的信徒的嘛!出来混嘛,总是要还的,就算不还在自己身上,也要还在后代身上,这句话,马上就要在圣教身上灵验了?!?

        李云道将从口袋里掏出一对耳钉交给塔利亚:“岛上的通讯信号多数都被屏蔽了,只有部分频率还能使用。这对耳钉内置了微型单向通讯器,有人在二十四小时接收信息,你有情报便可以直接用它上报,接下来我们就不用再冒着这样的风险见面了?!?

        塔利亚接过那对铂金的耳钉,微微一笑:“谢谢主子!”说着,微微侧过脑袋,将耳钉戴上,配上她那曼妙身姿,显得格外风情万种。

        李云道倒是没有丝毫芥蒂地欣赏着她的动作,点点头赞道:“你的确很美,怪不得能将普里阿摩斯迷得神魂颠倒?!?

        塔利亚竟微微有些脸红,咬着下唇的动作愈发迷人:“主子若是需要……”

        李云道微笑摇头,塔利亚神色随即有些黯然:“也对,像我这样的人,哪里配得上主子……”

        李云道真诚笑道:“我没有把你们而作是工具,而是都当成了朋居甚至是兄弟姐妹,所以没有什么配不配得上的问题。朋友之间,是要平等相处的!”

        塔利亚诧异地抬头看向这位年轻的主子,之前先生便吩咐过,谁来找她,说出那段暗语,那人便是她接下来生命中唯一的主子。此时这位长着一对桃花眸的年轻人微笑看向自己,眼神中只有赞赏,却没有一丝一毫地污秽色彩,甚至连同情都没有,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他将自己真的看成了是朋友,甚至是兄弟姐妹。不知为何,她的眼眶有些湿润,连忙下意识地低下头,生怕主子看出自己的情绪波动:“塔利亚愿为主子肝脑涂地!”

        李云道笑道:“刚刚都说了,别动不动就要死要活,这样不好!嗯,有事儿再联络,岛上局势一日数变,你自己保重!”

        塔利亚躬身行礼:“恭送主子!”

        李云道苦笑摇头,也不知道自己那位爹当初是怎么培训这姑娘的,弄得真的像个死士似的。

        李云道并不清楚,为对抗圣教,塔利来便是“新红门”内培养的第一批死士之一,还有不少人,此时隐藏在这座岛屿的各个角落,静候着某个时机。

        回到外事迎宾别墅大门口,恰好一头碰到那位此刻依旧心绪波动的侍卫统领比亚。

        因为得到了大神官的亲自接见,比亚此刻还深深地陷在激动中,但看到穿戴整齐的李云道正往外时,陡然心中一沉,忙上前几步问道:“特使先生,前些天岛上宣布了宵禁,所以这个时间不能出去?!?

        李云道哦一声,看向比亚,不解道:“统领大人出门了?我以为你早就歇息了呢!我这不睡着,心中烦得很,想出来走走嘛,既然岛上有宵禁的规矩,那我也不好做那个打破规则之人,有酒吗,咱哥俩回去喝一杯去!”

        比亚点点头,随李云道回到别墅内:“特使大人先行一步,我去方便一下,马上就过来!”

        比亚迅速回到自己的那间卧房,打开暗门,墙上一排监控正显示着这别墅的每一处角落。

        “死机了?”比亚试了试画面回放,却发现所有画面都卡在了某一帧上,只好将电脑重新启动,回到外间,将守在门口的手下召了进来,问道:“刚刚特使先生出门,你们怎么不跟着?”

        那守门的手下奇道:“我以为他跟您一起出的门,难道不是吗?”

        比亚皱眉道:“你们没看到他出去?”

        那守门的手下挠头,支吾半天才道:“刚刚内急,上了个厕所,可能是那会儿跑出去的……”

        比亚面色有些难看:“多久之前……”

        那守卫道:“就在您回来前的一两分钟……”

        比亚这才心中稍定,正色道:“盯紧点,若是出了什么问题,小心脑袋!”

        守卫得了警告,慌张离去,比亚这才调整了心情,回到客厅,却见李云道从一旁的玻璃盒子里拿出一瓶华夏的茅台酒。

        “92年的精装汉帝,全球总共也就十瓶,贵教真是太大方了!”

        比亚倒抽一口凉气,这明明是放在那儿供人观赏的艺术品,他怎么就拿来喝了?那可是市价近千万一瓶的收藏品??!

        

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