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 - 玄幻魔法 - 天渊路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六位

莱比锡红牛vs奥格斯堡:第六十二章 六位

        七叶旁边的云伊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美眸一凝,少年说的话让她意外,少年的行为让她被疑问包围,七叶手掌上的气刃不是很强,而对现在的擎天来说足矣形成最致命而亡的一击。

        云伊并未干扰七叶,她选择静静地站立,因为擎天不是她的菜。

        七叶的行为让她摸不透,她也猜不着七叶的想发,预判不到七叶的下一步,她心里并不相信七叶会真的下手,却又不敢肯定自己心里的想法。

        云伊看着七叶:“……?。?!”

        咻~

        七叶身体猛的下蹲,气刃在云伊的注视下接近了擎天的身体,去势不减的刺入擎天的皮肤,云伊美眸在这时睁大,他是认真的?

        七叶平静的神色让云伊感觉到有点可怕,还真是果断干脆,这种人一看就知道是个狠人。

        刺入擎天的手刃轻微的一顿,他手掌上缠绕的锋芒刚要触碰到擎天的心脏,擎天的身体里瞬间涌出一股不属于他的力量,迅速的勾勒出繁杂的纹路,强行裹挟着擎天的身体撕裂空间。

        轰~七叶的手掌插入地面,眼前的擎天已经消失不见,一枚古朴的令牌出现在了擎天消失的地方。

        七叶看了一眼地面上的令牌后后拔除手臂,他站起来的同时拿起来了令牌,对视上云伊的目光七叶自顾自的收了起来。

        他叹息一声:“看来是因为消耗太大,身体还没有缓和过来,导致攻击的时候力量周转时出现断续?!?

        “不过算了,下次再收拾他一次,这样也挺好?!逼咭蹲松硖?,然后回到之前调息的地方盘腿坐下,继续吸收着天地间那股特殊的力量。

        云伊忍不住白了七叶一眼:“雷声大雨点小的,说得那么高冷,我还以为你是铁了心的,结果……”

        七叶的嘴角扯了一下,他装作什么都没听到,对收起的令牌只字不提,云伊也没有开口询问。

        少女想着点头:“不过他继续呆在这里确实很不利,只会拖得越来越伤,等他身体达到极限状态下自动触发身体里的禁止,还不如帮他激活?!?

        大半天的时间过去,舒天看着坐在云伊不远处的七叶,试探性的喊了一句:“老大,受的伤不严重吧?”

        七叶睁开眼睛瞟着他:“想来训练一下吗?”

        看着开口说话的七叶,舒天心里一松,同时露出一副扭捏的样子,回答却很干脆:“好,我们现在就开始吗?”

        云伊兴趣高昂的把目光看向舒天和七叶,视线不断地游离在两人的身上,还真是什么样的老大有什么样的小弟!

        七叶很不悦的骂到:“滚?!笔嫣煦暮笸丝?。

        云峰和云山看着被毁得一片狼藉的周围心里震撼,他们真的想象不出灵源境八级的实力会恐怖到这种程度,完全不亚于那些天源境的天才,七叶在云伊三兄妹眼里也显得更加的神秘。

        七叶站了起来,大半天的时间让他恢复了大半的体力,云伊看着七叶:“为什么要刻意的放他们离开?”

        云峰和云山也看向七叶,他们现在也算是绑在了一条船上,舒天投来好奇的目光。

        七叶:“因为他们已经发现了我的身份,有几人看我的目光都不一样,本少悬赏的奖励可是很诱人的,我也就是突然想搞事情?!?

        云伊:“你想怎么做?”七叶从遇到擎天后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

        七叶看着云伊几人:“之前天云山脉的八个方位,擎天所在的是震位,进入天云宫的方位也应该是震门,现在却出现在了这里?!?

        “他们明显是向着外围区域撤退,再撤退的同时还改变了方向,能够让擎天做出改变的只有一种可能,他们遇到了恐怖的敌人,或是发现了什么秘密?!?

        云伊开口:“恐怖的敌人确实遇到了,刚才我在帮擎天疗伤时在他的体内感应到了一缕残留的气息,我判断对方的实力应该是在圣源境?!?

        云伊说得云淡风轻,众人听得五味杂陈,圣源境,对方一掌就能拍死自己,舒天和云峰两兄弟的心里涌出一股无力感,差距太大了。

        云伊:“这说明天云宫的中间区域有实力很强大的一群人?!?

        舒天问道:“不对啊,按理来说参与试炼的人实力不可能达到这种程度,最强一批人的实力顶多达到天源境六七级?!?

        七叶:“这就是问题所在,既然天云宫已经乱了,我就让这一切变得更乱,自己成为乱的源头,总比被迫的卷入漩涡要强?!?

        舒天明白了:“老大是想借他们的手,让他们去泄露出我们的信息,特别是那个被老大羞辱的人,他肯定会全力以赴的推波助澜?!?

        云伊皱眉:“既然天云宫中间区域出现不该有的强者,那你这样做不是会很危险?很容易成为众矢之的?!?

        七叶摇头:“我发觉天云宫被一只无形的手推动着,遇到擎天他们后我更加的确定自己的猜想,而我又不想成为别人棋局中的那一枚旗子?!?

        “按照雪薇她们几人的推论,我的存在应该能够成为一个不确定的因素,一个能搅乱这局棋的因素,以此来拖延住所有的棋子,不按执棋者想的来,真相自然会慢慢的浮出水面?!?

        云伊仔细的想着:“偌大的一盘棋,一枚棋子起到的作用或许很大,但是干扰不到一局棋的走势,如果你能影响到这个整体,那你这个因素就会成核心问题?!?

        舒天听得云里雾里,他看着七叶:“难道不是因为我们的曦语女王?”

        七叶眼神斜瞟过去,舒天不自然的打了一个寒蝉,七叶开口:“我们得快速的离开,已经暴露了行踪不能再被别人逮住机会?!?

        五人快速的向着中间区域赶去,舒天在心里嘀咕着:“我看你明明就是担心我们的女王,还找这些歪理说得头头是道,就是个伪君子?!?

        这是舒天心里的第一想法,并没有什么针对的意思在里面,他只是在试着去揣测七叶的内心世界~

        天云宫外围的一座最高山峰上,擎柱深邃的眼眸无视外物的阻隔,盯着那一道撕裂空间后的流光,手掌只是随意的一挥,浩荡的源气接应着那道流光消失。

        六道身影并排而立,曦汕皱眉的看了一眼擎天:“连这个小家伙都被淘汰了?天云宫里肯定乱成了一锅粥?!?

        紫虹的眼中出现异色:“这只小麒麟被淘汰,可惜了,不过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宝贵的经验,谁没经历些磨难呢?!?

        他旁边的颜迈一下伸出头来:“我就没有经历这些磨难坎坷,我的成长之路一直都是碾压所有对手,谁都压制不住我?!?

        颜迈主要是冲着紫虹去的,说完就快速的看着擎天,尴尬的笑道:“擎兄,我没有别的意思,令郎的天赋有目共睹,可能是某些家伙不安分了,毕竟未知的情况下发生的意外因素会占很大一部分?!?

        擎天那锋利的目光并未出现什么变化:“这是他的能力问题,怪不得谁?!?

        紫虹瞟向颜迈:“给你一次警告,别搭我的话?!?

        林老闭目养神,他回想着当面自己雄心勃勃,热血不败的年纪杀进了某一禁地,天不怕地不怕唯一我最大。

        即将横死的时候他的师傅也没有出手救他,只留下一句这是你自己的路,折戟沉沙你也得自己承受。

        每次想起这件事林老心里都会莫名的失落,那个他当做父亲一样对待的师傅抛弃了他,觉得他可有可无。

        从那时起林老也看清了一些事,从此之后逍遥自在,而他又因为一个人的嘱托来到了这里。

        他没死就是因为这个人,一个比肩他师傅的恐怖存在,是报恩,也是对他的敬畏。

        七天之后,七叶一行人终于进入了天云宫的中间区域,这里的天地源气确实比外围更加的浓郁,舒天和云峰两兄弟一脸的享受,他们恨不得立刻盘腿进行修炼。

        七叶选了一个方向:“走,我们先找地方藏身?!?

        而这时的天云宫在木启和一些人的散播下又一次的沸腾,那个如同“神话”一样的迷之少年现身了,这点燃了无数的帮派和队伍的热血。

        很多的势力直接把七叶作为任务目标,本就混乱的天云宫更加的混乱,无数想要继续向着核心区域前进的队伍也暂时的停下了脚步。

        在中间区域的一处秘境里,两个少年和一个少女围坐在一起,几天的时间下来他们已经寻找了天云宫里的五位老祖级别的。

        不过成效堪微,全都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章武:“他们对参与试炼的人充满敌意,这种敌意已经扎根深种,很难做出改变?!?

        温博一叹:“可能是因为时间太久的缘故,我感觉他们宁愿保持着这种被封锁的形态,心里也不愿去接受新的界王,成为新界王的属下?!?

        何然也头疼:“这才是最难的地方,他们的骄傲不允许他们低头?!?

        “我们不能去强迫他们的意愿,但是我们不妥协就只有被毁灭这一条路?!?

        何然起身,他看着温博和章武:“走吧,六爷爷在沧海潭的深处,我们去见见他?!?

        章武点头:“六爷爷是所有人中最和蔼可亲的,或许六爷爷这里会成为打开希望的转折点?!?

        六爷爷这个称呼的由来是根据年龄来排的,天云宫有资格被封印的只有六位!

        ……………………………………………………………………

        源境层次:初源境,灵源境,天源境,帝源境,圣源境。

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