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 - 其他类型 - 剑灵仙穹在线阅读 - 第57章 夺宝

德甲奥格斯堡对斯图加特:第57章 夺宝

        拂衣像是跌进了一片青色深海,无边无际,上不着海面下不见海底,她没有随着水流浮浮沉沉,而是稳稳悬浮在同一位置,清醒地感受这场无甚危险的古怪幻象。

        她知道自己的身体仍在殿中,源源不断地往石台输送灵力,这片看似真实的海并不存在,她遁入的极有可能是东青殿本身的记忆。

        “这样看来,莫非东青殿原本位于某片海域?可外面那些修士进入的山林又是怎么回事?总不可能是两处秘境撞在一起,还恰好都能从缚龙域进入吧?”

        世间秘境大体可分为两大类,一是依附某一域衍化出来的新型小世界;二是早就存在于世间,隐匿着,沉寂着,待契机到时就会开启。

        新秘境大多出现在大型域,唯有浓郁的灵气结合完善的天道才能催生新的世界,小型域很少能达到条件。

        第二种秘境的开启与关闭更具有偶然性,可能会在任何时间出现在任何一域,且难以估算下一次启动会是何时何地,或是干脆沉寂泯灭,再不出现。

        “会不会是这处大殿衍化出了外面的山林?缚龙域本身的灵气与天道,确实不大可能衍化出小秘境......”拂衣心中困惑重重,从头到尾梳理了一遍器灵的话来保持意识清醒,同时也竭力尝试离开这片幻象。

        她在陷入这片青色深海前,看到石台中间出现了一枚六边形碎片,不管那是什么,她都想先器灵一步挣脱出去将碎片得到手。

        拂衣调动丹田灵力,一白一黑两条小鱼运转得缓慢无比,似是被什么无形无质的东西束缚着,全然不似平日那般灵动顺畅。

        这里的气息与自己并不相合,拂衣忽生出这个念头来。再仔细想一想,从秘境开启到现在,她与钟韵根本就没有感应到那股所谓“悠远古老的气息”。

        “以前的东青殿多半是妖兽地盘,还是克制人族的那种,否则不会覆灭了这么久还影响丹田运转?!狈饕氯范ㄗ约荷袼记迕?,能够正常思考,于是不再胡思乱想分散注意力。

        她集中精神沉浸在黑白鱼的运转中,这才发现此处对她的束缚不如想象那般大。两条小鱼只是一开始动得尤为艰难,在她的努力下渐渐能够滞涩地运转,又过了一阵,总算是将那股无形束缚冲破了近半。

        几乎是在小鱼脱离困境的瞬间,拂衣就从这片无边深海脱离出来,回到了东青殿石台旁。钟韵和长离还是处于呆滞状态,器灵神情扭曲,应是正在挣扎着想要清醒。

        拂衣见状眼前一亮,神识一展陷入晶石台内部,穿过细密灵光线缓缓靠近了那枚碎片。她没有停止往石台继续输送灵力,这点消耗算不上大,而且她不知停下来会不会对石台造成影响,要是让碎片再次隐匿就不划算了。

        感受到神识靠近了碎片实体,拂衣反而更加镇静,不敢掉以轻心,好在碎片并无危险,至少没有主动攻击靠近者。

        眼看神识就要缠住碎片,拂衣忽觉一阵灵气波动从对面传来,对于危险的敏锐感知让她飞身一跃,堪堪避过了一道白色符文攻击。

        “我说过,再见时若有冲突,我可不会留手!”

        拂衣听到这话,再观察对方的神情举止,便知器灵的神志已被压下,此刻占据肉身的又是那个过分自信的异界魂魄。

        “蠢货,不要乱动!”

        见拂袖想离开正南方位,还想断掉灵力输送以便全力夺宝,拂衣简直有种想骂娘的冲动。这人是什么猪脑子啊,明明看到她小心翼翼地取碎片,难道就不会想想为什么吗?

        要是能动能断,她早就跳上石台把碎片捞出来,哪里还轮得到拂袖来偷袭打断!

        “都是炼气修士,我凭什么要听你吩咐?”拂袖脸色微沉,受够了器灵控制的她,实在听不得任何类似于指令的话。

        “你还委屈上了!”拂衣看到她那副死倔死倔的样子就来气,“你当我愿意吩咐你?不想合作就滚回识海抱着自己的魂魄哭好了,少做出一副全世界都欠了你的样子来!”

        拂衣的神识早从碎片附近被弹开,说话的同时还不忘继续朝那边靠近,好在拂袖也反应过来此刻不能抽身,只是碍于那点可笑的自尊,仍不肯放弃攻击。

        她双手翻飞间,一道道黯淡的白色符文跳跃而出,表面看上去与器灵凝聚的符文一样,但其中蕴含的力量简直有着云泥之别。

        拂衣应付起来轻松自如,分出来夺宝的神识再一次靠近了碎片,但这次她没能缠住碎片将之拖出,因为拂袖的神识也已经跟了过来。

        “此地宝物注定是我所有,”拂袖已换上一副老子气运天下第一的神情,语气莫名有些雀跃,就像真的已经把碎片夺到了手一样?!拔揖醯媚慊故遣灰追蚜ζ?,你做的一切都是无谓的挣扎?!?

        “你觉得是就是?那我还觉得你失了智呢!”拂衣差点被她气笑,这人还真当自己是话本子里的主角了,还是完全不会思考人生的那种。

        若这世界真如拂袖以为的那般,是一个话本,是一切早就注定的局,那她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一切宝物触手可及,境界修来全不费功夫,那只能说明她本身亦是安排好的棋子而已。

        这样的“主角”当来又有什么意义?

        唯有充满未知与神秘的路才能吸引修士一直前行,成功与胜利都要凭自己去争取,正因为如此,所获才会显得弥足珍贵。

        “你不信?”拂袖仍是一副笃定自信的姿态,语气淡淡地道,“也是,小小棋子,看不到全局很正常。不过等着瞧吧,事实自会证明一切?!?

        “蠢货死于话多......”拂衣右手一挥幻化出一道凌厉剑光直击拂袖眉心,眼看就要穿过晶石台的瞬间,剑光却猛地扭转方向击中拂袖双脚正中。

        轰轰轰——

        看似窄短的剑光猛地炸裂开来,灵气漩涡瞬间将拂袖吞没,趁此机会,拂衣神识拽住碎片往外狠狠一拉,青光只一闪便从石台内部跃了出来。

        在碎片跃至半空的瞬间,钟韵与长离终于清醒过来,也是在这瞬间,东青殿开始剧烈晃动起来。

        拂衣感觉自己像是在看放慢的动作,眼睁睁瞧着即将落到手的碎片分化为点点灵光,消散在她掌心之上。与此同时,一道刺目青光从石台上方炸出一条直线,气浪将四人狠狠推飞至半空。

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