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 - 其他类型 - 风起迷行在线阅读 - 第九十四章 严名山现身

莱红牛vs奥格斯堡哪里可以看:第九十四章 严名山现身

        “我说这黄毛小子怎会如此猖狂,毫无家教可言,原来,背后是有掌管古字行的严家家主在为其撑腰,难怪,难怪了!”穆老呵呵一笑说道,言语中不乏讥讽之意。

        严名山?莫非此人便是严家家主严名山?

        听到这个名字,我有些不可置信,同时,又莫名有些激动。于是狐疑的看向龅牙八,想从他嘴里得到答案。

        龅牙八笑而不语,只是冲我用力点点头,然后眼睛朝场中一撇,示意我继续观瞧。

        严名山并没有立刻接穆老的话,却见他将头转向拍卖品“鹰顶金冠饰”,眼中光彩四溢,毫不掩饰其贪婪本色。

        这时候,原本有些消停的秦老,一看严名山这般态度,当下甩了甩衣袖,阴沉着脸,言语不善的对其说道:“严名山,此等时候再装好人,怕是晚了些吧?你敢说,这黄毛小子今日之所为,不是受你指使吗?”

        “秦兄,你这般讲话,着实有些不讲理了,众所周知,拍卖会,乃是一种公开竞价的买卖形式,所拍卖之物,由最高应价者得?;痪浠八?,谁的实力强,谁便能拥有此物。这其中的规矩,难道秦兄不明白吗?”严名山气淡神闲的对秦老说道。

        话罢,他也不管秦老是何反应,轻描淡写的环顾一下四周,最终又将眼神落回到秦老身上,继续开口说:“我的这位世侄,家底丰厚,一贯的作风就是有钱任性,今日,他看上了这顶金冠,竞价实属情理之中,至于怎么出价,出多少价,那是他的自由,别人无权干涉,更不需要我严某人指使,我不明白秦兄为何会由此想法呢?”

        严名山言语间,明显露出几分不悦,口吻一下子变的冷酷起来,似乎,秦、穆二老,在他眼里根本算不得什么。

        想来也是,严名山好歹也算鬼市一号响当当的人物,其权势、财富之高,绝非二老可比,自然不会将他们放在眼里。

        严名山的一句反问,顿时让秦老有些下不来台,略微尴尬之后,秦老脸色变得十分难看,眯起眼睛盯着严名山,沉默片刻,突然冷笑一声,说道:“这么说,严家主今日也是来凑这个热闹的?”

        “当然,此等宝物,我严某人岂能错过,自然要争上一争?!毖厦交亓饲乩弦痪?,转而看向王海天,继续说道:“小海,这里面的水太深,不是你能玩起的,你且退到一旁,待伯父拍得此物,也好叫上你父亲,一起庆贺庆贺?!?

        王海天使劲儿点点头,脸上流露出一副欢喜之色,而后嚣张的看了眼秦、穆二老,拍拍屁股坐了回去。

        看到这儿,我不由得有些感慨,心道:严名山果真是个人物,没想到王海天这等顽劣之徒,竟都对他言听计从,可见其实力有多强悍......

        见王海天退下,严名山满意的点点头,而后又对秦、穆二老拱手说道:“二老,全当我严某人不自量力了,我也出个价,还望二老高抬贵手?!?

        说到这儿,他缓缓举起右手,眉宇间透着一股自信,朗声说道:“四千五百万!”

        “严家主果真财大气粗,罢了,我秦某自知不是你的对手,不与你争便是?!彼祷凹?,秦老向后退了一步,不再多语。

        穆老一看秦老放弃竞价,当既摆摆手,以示作罢,转身重回席位。

        “二位老哥,不好意思了,这件宝贝我严某人志在必得,实在无法相让,还请恕罪?!毖厦焦笆炙档?。

        他话音一落,诡异的一幕发生看,恍惚中,我好像看到严名山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最主要是冲着我!更让我心悸的是,这个笑容居然让我直接打了个哆嗦,就连身体都不由得开始发冷。

        转瞬之际,严名山表情恢复如初,这使我不得不怀疑,刚才的一幕仅仅是一种不确定的错觉,而非真实发生......

        三人经过几个回合言语和心里上交锋,秦、穆二老显然败下阵来,严名山则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傲视群雄。

        严名山的胜利,无疑让我心里蒙上一层阴影,一想到,此人日后,很可能会成我的对手,不免生出些许担忧。

        洋人拍卖师,很会把握时机,看到场面有些尴尬,立即拿起金锤,向场中喊道:“四千五百万一次,有没有加价的,有没有?!?

        场中一片沉默,谁都没有出声。

        一看没人竞价,拍卖师再次喊道:“四千五百万两次?!?

        “等一等,我出四千五百万零一块?!?

        这个声音一出,场中顿时哗然,众人纷纷侧目,朝喊话之人齐刷刷的看了过去。

        我也不约而同的循声观瞧,就见,给出这个价码的,竟是先前我们跟踪的那位脸戴面具的汉服女子!

        然而接下来,奇怪的一幕发生了。当众人看清这个竞价之人的样貌后,非但没有流露出一丝惊讶,想反,那原本蠢蠢欲动的嘈杂之声,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整个会场,一下子变得死一般沉寂。

        我注视着女子,心中不禁暗想:乖乖,什么情况?这汉服女子究竟要干什么?居然敢给出这么个价,这摆明是要让严明山难看??!莫非?有意与严名山作对?

        想到这儿,我将目光再次移回到严名山身上。果不其然,严明山此时的脸黑到了极点,说明其脸面有些挂不住了,当下面露怒意,双眼直勾勾盯着汉服女子,一副要用眼睛杀死对方的架势。

        场中的气氛立即紧张起来,仿佛连空气都凝固了一样。

        “四千五百万零一块,一次,有没有加价的,有没有?四千五百万零一块两次......”

        一看气氛再次降到冰点,作为拍卖师的金发洋人,急忙提醒竞拍者说道,顺便将大家的注意力从这二位身上吸引到了他自己身上。

        “等一下,我出四千七百万!”严明山举起一只手说道,不过说话之余,视线却始终没离开过汉服女子。

        严明山话音一落,汉服女子轻轻摆弄下衣袖,然后颇具玩味的对拍卖师说:“我在他这个价的基础之上多加一块?!?br />
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