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 - 其他类型 - 风起迷行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艺成下山

莱比锡红牛vs奥格斯堡:第十五章 艺成下山

        我没有再说话,只是眉头紧蹙,暗自在心中整理着这些谜团。

        独眼僧看我这副模样,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道:“小风,先别想那么多,你现在要做的,是赶快离开这里,因为我们发现,最近有很多身份不明的人在这一带活动,我怀疑那股势力已经锁定了我们的范围,随时都有可能找到这里,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尽早离开的好?!?

        不等我回话,画皮鬼娘直接拍着我的肩膀说道:“你此次下山,前往京城鬼市,找一位叫做‘三哥’的人,他乃斗子行的一位奇人,也是现今鬼行中,我们仅存的一位老友,完全信得过。他名下有一间叫做‘道语书房’的茶舍,乃是我交予他打理的,你将其收回,可做安身立命之本,也方便你隐藏身份,更有利于调查事情的真相?!?

        我点点头,示意她明白。

        “你没有江湖经验,万事要小心,切不可鲁莽行事,江湖险恶,人心叵测,如今的鬼行已不是当年的鬼行,所以,鬼行中人不可信,另外你一旦入鬼行,走鬼道,就意味着将要踏入一个腥风血雨的江湖世界,从此再没有平淡的日子可过?!卑拥澜庸?,意味深长的看着我说道。

        我不置可否的看向夜空,莫名的有些惆怅。

        “从今往后,你不可与任何人提及我们,更不可提起你的身世,这个棺材谷,从今以后,也会永远的消失,离开之后,你不必与我们联系,如若有事,我们自然会去找你,或想办法与你取得联系?!?

        画皮鬼娘再次开口说道,接着,她又换了一种口吻对我说:“小风,人生没有多少个二十年,你的第一个二十年已经过的很苦了,为师希望你能在之后的几个二十年里,过的幸??炖?,答应我,如果查不出真相,就不要再查了,到时候找个安静的城市,去过你自己想要的生活,至于谜团,让我们自己去解吧?!?

        我眼眶有些湿润,好想在她怀里大哭一场,但我不能,内心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告诫自己:不能轻易的流露真情实感,更不能将脆弱的一面表现出来,只有做到喜怒不形于色,才能更好的隐藏自己,因为,未来还有很多事情等着自己去做。

        于是我强压着情绪,起身对五位师父说道:“这或许就是我的宿命,这个谜团我必须要亲自解开,我一定要知道父母当年遭遇了什么事情,之后又是被什么人带走,如今又去了哪里,你们追求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如若有仇,我便报仇,如若有冤,我必伸冤,别说入鬼行走鬼道了,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无惧?!?

        我的这番话一出,笑面书生也站了起来,他冲我竖起了大拇指,收起笑容说道:“好!,这才像个爷们儿,你五师父我,支持你?!?

        矮子道则是一脸不屑的的说道:“你个笑面鬼,居然敢抢老子的台词,我说小风啊,你五师父说的话也就是我想说的话,你刚才的那番话,有血性,有魄力,像个爷们儿,这才是我的好徒弟,呵呵呵呵......”

        “一句话,干就完了?!倍Ω敢慌淖雷铀档?。

        “小风,可别听你这几位师父瞎扯,其实真正想跟你说这些话的是你二师父我才对,放心大胆地去干,有什么事,二师父我给你担着,怕个球!”独眼僧此言一出,立刻引起了公愤。

        “马后炮?!?

        “哪都有你,老秃驴?!?

        “还你担着,你能担个毛?!?

        几人争吵个不停,我心里却是暖洋洋的,这二十年来,我还是头一次感受到了幸福,真希望他们能够这样一直的吵下去......

        画皮鬼娘并没有理他们,只是嘴里嘟囔了句:“几个老不正经的,又没正形了?!?

        她将我拉至一旁,然后给我一个黑色双肩包,我打开一看,里面装着两套衣服,一部手机,一张身份证,还有几万块钱。

        她再次嘱咐我一些下山后需要注意的问题,甚至连怎么买车票,怎么打电话,怎么住酒店,都详细的说与我听。

        也许这就是每个母亲对离家的孩子的嘱咐和关爱吧......

        一桌的饭菜吃个精光,我没有再做逗留,在五位师傅满含热泪的注视下,我拿起背包,踏着夜色,走出棺材谷......

        二十年的谷中生活,让我对于谷外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与向往,山石怪林,婆娑古道,虫鸣兽吼,这些在寻常人看来都是神秘恐怖的存在,在我眼里却如同新世界的万象,新奇不已......

        按照五位师父所指的路线,我化作一只暗夜幽灵,神不知鬼不觉的朝着家的方向奔走。在即将要翻过一座大山的时候,后方突然火光冲天,驻足回头一看,顿时泪目。那火光正是从棺材谷发出的,也就是说,至此以后,这世间再无棺材谷......

        翻过两座大山,进入一条峡谷,起初,这峡谷的一切都是陌生的,然而随着我的不断深入,记忆中那条幽深恐怖的峡谷与之重合,心中不免生出些许恐慌。

        果不其然,在行了几里地后,一间破旧不堪的屋子随之出现,只不过相较于二十年前,残破的更加厉害,有一部分墙体已经彻底坍塌,不过依旧透着万分诡异。

        我本想走进去看看,奈何门窗都已经被垮塌的墙体拦堵,只能作罢。不过令我意想不到的是,黑暗的房间里,与当年一样,有着一双绿油油的眼睛,正在死死的盯着我。

        这双眼睛,诡异怨毒,仅仅与我对视几秒,就让我莫名的起了一层白毛汗。原以为以我此刻的胆识和心境来说,很难再有这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可谁曾想,二十年前所发生的那一幕,再次上演,那双绿油油的眼睛,在盯着我看了良久之后,直接化作一道黑影,刹那间消失在了夜色中。

        野猫的出现,让我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心底突然冒出个十分大胆的想法:也许刚才的这只野猫就是当年的那一只,可能它本身就是只精怪,不死不休。再或是它早已被吊死鬼附体,身体里住着一只鬼魂才对......

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