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 - 玄幻魔法 - 无敌剑小仙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我已下山去

德甲门兴vs奥格斯堡:第二十一章:我已下山去

        那仙子图好生厉害。

        小小这一看就出了问题

        它一看之下,兽心险些失守。

        在看之下,觉得五蕴皆空。

        随后,便是四肢温热,有热流上涌。

        它刚刚步入兽王领域不久,相当于人类的天人。

        此刻,竟然就有了进阶成为地兽的可能性。

        它要悟道进阶!

        “连升三级吗,这也不差?!?

        剑小仙感觉到了小小的变化,小小的进阶,本达到了尽头。

        跟在他身旁的这半日,沾染上了他的一丝仙气,已然有了进化的可能。

        只是,小小刚刚成为兽王不久,还处在兽王初级。

        之后还有中级,大成两皆,这样进境实在太快了,恐怕会根基不稳。

        虽然自己有办法稳住对方的道基,只是那样麻烦了一些。

        他这个人就是比较怕麻烦,所以他不想找这个麻烦。

        更重要的是,小小一旦进阶成为地兽,那么势必会有化形的可能。

        异兽化形,脱胎换骨,实力可以更强。

        就算小小再强,也不会是剑小仙的对手,这一点剑小仙不在乎。

        他在乎的是小小化形。

        众所周知,小小是一个雌性!

        没错,小小是一个母的。

        若是小小化形成为了人身,那应该是一个女的。

        对,就是一个女的。

        虽然,小小是一只异兽。

        只是一想到化形之后,成为人形的小小,剑小仙的脑海就会出现一些画面。

        他在骑着小小前往中州,就让自己有一些抵触。

        一旦那么做,他就会不自由之主的去想,小小化形后的形态。

        剑小仙在骑着小小前往中州,那就有些不好。

        那样的情形太美,剑小仙不想看!

        连想也不愿意去想!

        于是,剑小仙的身上有光一闪。

        小小躁动的境界,包括内心平静下来。

        “你刚刚进阶,境界根基不稳,不宜再次进阶,我这么做是为了你好。

        没错,就是为了你好?!?

        剑小仙轻轻的开口,自然平静,毫不做作。

        “多谢主人?!?

        躁动的境界平静下来,小小伸出舌头呵气散热。

        它若是人类,此刻恐怕会全身被汗水打湿,刚才无比的凶险,还好主人救了自己。

        小小现在很感激剑小仙,它觉得自己若是贸然进阶,一定会出问题!

        这道图果真神秘难测!

        刻画这幅道图的人果真非凡,也不知道主人是否是其本人的对手?

        这次,仙子没有走下宫阙。

        而是摆了一个飞天的舞姿,立身于宫阙前。

        这幅图,蕴含道理,有飞天之能。

        怪不得李长风见到会进阶神王,也难怪小小见到有化形之功。

        “好一副仙子飞天图?!?

        剑小仙见到感触更深,在石碣山成为剑仙,他的悟性古今少有。

        而今,看到这道图,他觉察出刻画道图的人,修行臻至化境,出手即含道与理。

        看到没有危险,剑小仙放下心来,他讲妆奁持在了手中。

        这妆奁有道则加持,怪不得能够拦住自己的一剑。

        以飞云教的掌门境界显然打不开,也就是说这妆奁中有东西。

        剑小仙动念,身前有剑风出现,他打开了妆奁。

        这妆奁中,只有一张纸条。

        纸条上写着五个小篆:我已下山去。

        “谁下山去?”

        “这是写给我的?”

        剑小仙微微一愣,他就是觉得这纸条是写给自己的。

        这纸条是新写的,留下的字迹,绝对不超过两天。

        石碣山的小山头,他醒来的时候,那里并没有人,也没有这妆奁。

        也就是说,在剑小仙刚刚离开后,石碣山也有人离开了。

        还给他留下了纸条。

        “有人发现我下山了,所以下山前,留了纸条给我?”

        是谁?

        剑小仙没有丝毫的印象,他在石碣山五百年,没有动弹过分毫,也未曾离开过半步。

        苏醒既是人仙,证道即为剑仙!

        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他还有无数的岁月去追查成仙的缘由。

        所以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离开了石碣山前往剑山!

        剑山有些人害他,他想要报仇,那是他的执念!

        没想到,在刚刚离开后,也有人离开了石碣山!

        “这人是一个女子,是否如我一样,成为仙?”

        剑小仙眼中透发神光,望向石碣山方向。

        飞云山离石碣山不算远。

        周围也没有特别出名的大教,不然石碣山的茅屋道图,也不会被飞云山所得。

        石碣山山雾笼罩,还是如剑小仙醒来时那般,阻断他仙识的探查。

        望不穿!

        以剑小仙剑仙的仙识,都望不穿的石碣山,无比的非凡。

        此时,石碣山山脚下,人头攒动,无数的修士聚集在石碣山,想要寻找机缘。

        “走了?!?

        剑小仙吩咐一声,小小转身向山下走去。

        就是这一会的功夫,李长风的气息已经消失,他身死道消。

        飞云山脚下,剑小仙挥手。

        整座飞云山的地脉开始转向,无数弟子的境界开始跌落。

        飞云教即将破落,在不久的将来,就会被周边的势力吞噬,土崩瓦解。

        再次回到月阳城前的官道上,剑小仙他们向中州而去。

        “哥哥,你快点?!?

        “若离,等吃完包子咱们再走?!?

        这时,月阳城门前,走出来一对兄妹。

        “哥哥,石碣山有宝贝,去晚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被称之为若离的小丫头抗议着。

        “那好,你自己跑着去吧,我一会飞过去?!?

        少年显然摸清了若离的脾性,他不紧不慢的吃着手里的包子。

        “哥哥!”若离别扭着,瘪着小嘴很不满。

        “若不是你说饿了,我们也不会转弯,跑到这月阳城来买包子?!?

        “要是不来这月阳城,咱们也不会知道,不久前有人得到了石碣山的仙梳啊?!比衾牍帕榫值慕票缱?。

        “咱俩偷偷跑出来,那石碣山就算真的有宝贝,和咱俩也没什么关系,若是和别人去争什么宝贝,很可能会身死的?!?

        少年告诫道,刚出来的时候意气风发,热血上涌,想要做些什么。

        只是,这一路走来,冲动早已平静下来,少年沉稳了许多。

        “爹爹和娘亲在家族异常艰难,哥哥就不想得到宝物,让爹爹和娘亲在家里扬眉吐气吗?”

        “我当然想,只是现实就是现实,哪里有想象的那般美好?”

        少年说的很错,剑小仙觉得有趣,他扭头望去。

        “咦!奇怪?”

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