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 - 玄幻魔法 - 无敌剑小仙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仙子持剑

奥格斯堡对汉诺威:第十七章:仙子持剑

        明明是自己打造的梳子,并且才过了一夜的时间。

        怎么会变得完全不一样,这让剑小仙很不明白。

        难道是因为那根发丝?

        “奇怪?这断发不是我的,那么会是谁的?”

        剑小仙抬着的手掌没有落下,因为那发丝如龙,在变化。

        落丝成剑!

        仙梳定在空中,如同月宫宫阙。

        仙子走出宫阙,莲袖飘飘,握住了黑剑!

        然后,便是一?;勇?。

        这一剑惊天,似有斩仙之能!

        这一刻,月阳城沸腾了。

        李家真的得到了仙梳,并且催动出了其中的大势。

        有浩瀚威压在天地间释放,月阳城修士全都在颤抖。

        这是属于神灵一般的气息,他们难以承受。

        剑小仙一人覆灭了整个李家,月阳城中其他的势力是感激他的。

        能够接受李家覆灭之后的产业,其他的势力必将能更上一城楼。

        “可惜了?!?

        很多人的心里冒出了这样的惋惜。

        毕竟处在仙梳很远位置的修士,都感觉到了那样恐怖的威势。

        所有人认为,在大势笼罩下的剑小仙,恐怕是完了。

        方清清在剑小仙不远处,她大汗淋漓,身体止不住的要跪俯下去。

        那仙梳所蕴含的道理她承受不住,她理解不了。

        只是一副道图,就让她想要臣服。

        方清清努力抬头,将目光投向剑小仙。

        剑小仙很厉害,很年轻,却因为自己斗兽的请求丢掉了性命,怎么想都是自己的过错。

        希望来世能够报答吧。

        方清清的心里冒出了这个念头,她无法对抗,她承受不了。

        若是父亲在这里,能接的下这一剑吗?

        方清清后悔了,她不是为了自己后悔,而是为了自己坑了剑小仙而后悔。

        嗡!

        虚空在震颤,在方清清的身后,有一人破开了空间,一手抓向了方清清。

        那人浑身笼罩在雾霭里,掌中弥漫着艳艳神光。

        “是父亲派来的护道者!”

        方清清喜出望外,她一直不明白自己的护道者,为什么此刻才现身出来?

        神光包裹住了方清清,就要将她带离仙梳的笼罩范围。

        这时,让方清清想要吐血骂人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剑小仙的身旁,出现了一道光。

        然后,护道者打出的接引神光,就这么蹦碎了。

        蹦碎了……

        我特么真想骂人!

        即使是方清清这样的世家弟子,这一刻也要暴躁了。

        本来就要安全了,结果就这么完了。

        大概这就是自己坑了剑小仙,老天给的报应吧。

        不对,明明是这家伙主动磨灭了。

        这家伙很强?

        还是想要拉一个垫背的?

        方清清不明白。

        剑小仙当然明白,他就是故意的。

        仙梳的那一仙子持剑有很强的气势,那道图确实不凡。

        只是,却还不能伤了他自己。

        反倒是,这个一直跟着方清清的人,很可能因为将方清清带离,导致方清清死在空中。

        那样的结果不是他想要的。

        他堂堂一位剑仙,要?;さ娜嗽趺纯赡芫驼饷此懒?,这会堕了他剑仙的威名。

        反倒是跟着方清清的那个人,究竟是救还是不救呢?

        算了,还是救了吧。

        剑小仙挥手。

        方清清的护道者,忽然发觉周围的环境开始变化。

        当她定睛一看,自己出现在了方清清的身侧。

        方清清傻眼了。

        她的护道者也傻眼了。

        周围月阳城的人也傻眼了。

        这怎么还有人上赶着找死呢?

        不过,方清清的护道者发现了震惊的一幕。

        那仙子持剑图太过惊人,她根本就无法将方清清带离这里!

        若是方才自己将方清清强行带离,就会遭受到天空中道图的反噬。

        直接灭杀闯入者。

        那时,自己和方清清会同时身死,根本就救不了她!

        石碣山有仙府果然是真的!

        这梳子果真也是仙梳。

        此刻,只能希望这个自己觉得很恐怖,不敢太过靠近的人,能够拦下这道理。

        剑小仙探出的手没有收回,他的神情有些许的凝重。

        这一剑伤不了他,这东州也少有人能上得了他。

        同样,这东州也少有人,能接够接下这一剑。

        刻画这道图的人很厉害!

        那石碣山有可能是世界山!

        “普通一剑?!?

        剑小仙平静的开口,身前有银光拂过。

        那银光化作一柄三尺飞剑,神韵内敛。

        而后,刺向天空。

        这一剑很普通,看在众人的眼里,也并不华丽。

        这一剑又不普通,其中的势,仿佛欲将天捅一个窟窿。

        嗡!

        仙子持剑下凡,纤尘不染。

        普通一剑,一往无前。

        有风起。

        仙子化风悄然而去。

        黑剑垂落,发出剑吟,动九天。

        当!

        虚空传出音鸣,黑剑银剑碰撞。

        银剑消失,黑剑落下,虚空回归如常。

        仙梳还是那把梳子,发丝还是那根断发。

        随后,发丝燃起,成为灰烬。

        方清清惊了。

        护道者也惊了。

        这剑小仙果然如同名字那样,能够成为剑仙!

        梳子落在手中,这其实不过一瞬。

        却在修士的眼中展现出万息。

        仙梳入手,剑小仙微微皱眉。

        梳子就是他雕刻的那把梳子。

        上面的图却仿佛经过了千年。

        古朴,厚重,岁月流逝。

        在梳子离开自己的一天一夜间,这梳子竟有了这般变化。

        若是在画本中,这梳子大概已经通神!

        “穿越?还是时间流逝加快?”

        剑小仙也不知道,这涉及到了时间的领域,玄之又玄。

        方清清看着仙梳,这样的宝物,她不想要了。

        剑小仙就算是据为己有,她也不会反对。

        因为剑小仙救了她。

        她原本想要这梳子,只是因为疑似神仙的物品,没想到却是这般的宝物。

        神奇、宫阙、有仙图。

        剑小仙想知道,这梳子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

        不过,石碣山本就厉害。

        自己能在石碣山经过一十八万多天,且证道剑仙,足以说明石碣山很是不凡。

        “给?!?

        剑小仙将梳子递给了方清清。

        “不,不,不,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方清清是拒绝的。

        “没关系,反正我也用不着,况且这本身就说好还你人情的?!?

        “我这个人吧,最不喜欢欠人人情!”

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