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 - 都市言情 -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再找潘世昌

奥格斯堡时间:第一百七十三章 再找潘世昌

        温暖教冯安和贺平记账,一开始两人心里是不服气的,他们本来就是当管事的,记账这种事情早就会了。

        可是一刻钟过后,他们就觉得自己太自大了,对温暖的方法佩服得不行。

        接下来听得认真,学得认真!

        苍术的爹以前是玉石雕刻师,后来遇急病过世,娘跑人跑了,他被大伯娘卖了。

        温暖那天看他看指许多小刀口,便猜他会雕琢,所以她教他雕琢的各种技法。

        温暖还教李梅厨艺,教年纪小的丫鬟和书图做陶瓷和画画.....

        几天时间,大家对这个似乎什么都懂的新主子彻底臣服了!

        心里感叹,难怪这样小的年纪便成为御赐县主,并且获得了第一神匠的称号。

        和买回来的人相处了几天,温暖对他们的性子便有了大致的了解。

        冯安和贺平两个人很有眼色,而且做事很有条理,不愧是在大户人家当过管事的。

        这一天,温暖对两人道:“你们随我去县城一趟?!?

        “是?!绷饺艘裁晃?,恭敬的应下。

        赶车的是贺平和冯安,两人都坐在前面,温暖和温家瑞坐在马车里。

        “暖姐儿,你去县里干什么?”温家瑞好奇道。

        “去看看有没有铺子卖?!?

        年底了,许多铺子会关铺过年。而有些生意不好的铺子可能就直接不租或者出售了。

        温家瑞听了便没再问了。

        温暖先去了一趟牙行,她想找潘世昌看看那条街最近没有人卖铺子。

        是贺平进去牙行找的人,只是他很快就出来了。

        “三姑娘,牙行的人说潘世昌早就不在牙行做了?!?

        “不在牙行做了?”温暖听了微微有些惊讶。

        “怎么会不在牙行做了?”温家瑞皱眉。

        “我向人打探了一下,那人说潘世昌卖铺子和田地给客人都是最低价,还有经常将铺子和田地的实情告诉客人,害牙行没有银子赚,有些铺子和田地卖不出去,被炒了?!?

        温暖:“……”

        这还真的是老实的潘世昌做得出来的事!

        不过这算是自己间接害他丢了饭碗吗?

        “老爷,三姑娘,需要去找潘世昌吗?我已经打探好他家的地址了。不过听说他最近在码头做苦力,这时间不知他有没有在码头?!?

        温暖看了贺平一眼点了点头:“好?!?

        冯安和贺平办事都很靠谱,她一向喜欢重用靠谱的人。

        何为靠谱,就像刚才那样,她让贺平进去找潘世昌。

        他便理解到了自己要找到潘世昌这个人。

        他进去后发现潘世昌不在时,不但打探到了潘世昌不在的原因,甚至打探他现在有可能在的地方和他家在哪里。

        尽最大可能确保自己可以在最短时间找到这个人!

        和靠谱的人一起做事,可以轻松很多。

        因为无需多言,也不必一而再再而三的下达命令,事情基本可以一步到位。

        于是马车便先掉头往码头走去。

        宁远县有一条大运河,每天都有很多船只经过,这就导致宁远县许多生意都比较旺,因为来往的客商比较多。

        此刻正好有货船靠岸,很多苦力,排队等着扛货。

        冯安将马车驶到一边。

        温家瑞对这里很熟悉,他以前经常来打工,他对温暖道:“这里人多,你别下去了。我去找你潘伯?!?

        温暖点了点头。

        温家瑞下了马车对贺平和冯安道:“你们就留在马车里,我去找人就行?!?

        两人以为温家瑞的意思是让他们留在马车里?;の屡?,便点了点头。

        其实是温家瑞觉得他们不认识潘世昌,他自己一个去找人就行。

        温家瑞已经在队伍看见潘世昌在哪里了。

        他走了过去和潘世昌说了几句。

        潘世昌便走了过来了。

        他和温家瑞一起上了马车。

        “家瑞兄,暖姐儿,你找我有什么事?!迸耸啦亮瞬炼钔返暮?,刚才正排队扛木头。

        将木头从船上扛到板车上,再送去木材铺,每五根木头可以赚一文钱。

        “想请潘世伯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尽管说,能帮我一定帮!”

        温暖:“我想买下静福街整条街的铺子?!?

        潘世昌:“……”

        温家瑞:“……”

        温家瑞:“暖姐儿你刚才说什么?”

        开国际玩笑吧!

        潘世昌狂点了点头:对??!说什么呢?

        他好像听错了!

        他一定听错了。

        “我想买下静福街整条街的铺子?!?

        潘世昌:“……”

        没听错!

        她真的要买下整个街的铺子!

        “暖姐儿,你是救苦救难的菩萨转世吗?将全县生意最差的铺子都包了?”

        有银子也不是这样花??!

        温暖微微一笑:“我买下后,不出几年那些铺子这会成为全县最旺的铺子?!?

        所以她不想便宜别人??!

        她的酒楼和西饼屋开张后,那条街绝对会旺起来,温暖想先下手为强!

        买下那些铺子,就算她没东西卖,也可以租出去,以后旺起来,每个月收租的银子都不少。

        温家瑞看着自家的闺女,莫名就信了。

        潘世昌忍不住将心里的吐槽都说出来了:“你哪来的自信?”

        “以后你就知道了?!蔽屡α诵?,她拿出了一万两银票,给潘世昌。

        “潘世伯这是买铺子的银子,不够你再去温家村问我拿,你尽管帮我将那些铺子买下?!?

        潘世昌拿着一叠银票,震惊了:“你不怕我拿着这些银票跑了吗?”

        一万两,够他过几辈子了。

        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银子。

        温暖笑了笑:“潘世伯不是这样的人。我信你!”

        潘世昌心中莫名升起了一股子感动,以后他为了温暖这一份信任可以说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行,世伯帮你!一定帮你一间不漏,全部买下来!”潘世昌将银票收进怀里。

        他收的不是银票,是一个小女孩对他全心全意的信任和看得起!

        ――

        潘世昌离开后,温暖带着贺平和冯安来到了静福街。

        温暖带着他们一脸平静的走在大街上。

        年底了,其它街一片热闹,这条依然只有几个人逛。

        “若是这条街的铺子都属于我了,你们觉得这条街的铺子应该如何规划?你们好好看看,回去做一份计划给我,这是我对你们的第一个考验?!?

        两人看着一路巡视着两旁商铺的温暖。

        平静的脸容,平淡的话语。

        却莫名的勾起了他们胸中的壮志雄心!

        “是!”

        应答声爽利,坚定,豪气干云。

        温家瑞也被自己这个闺女的豪气万千,胸怀大志震住了!

        他这闺女怎么就这么……

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