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 - 都市言情 - 最佳兵王女婿在线阅读 - 第528章 爱咋咋地,女家主的无奈!

奥格斯堡宗教和约:第528章 爱咋咋地,女家主的无奈!

        孔婉儿觉得是江浪给她的这颗丹药,导致她出了这样的问题。

        所以她才找江浪,跟他询问情况。

        只是,这事儿有点儿难以启齿!

        她之前可是跟江浪打电话说明,把洗髓伐毛丹扔掉了的。

        结果她却悄悄的使用了……

        她堂堂的孔家女当家人,说的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哪里好意思跟人讲?

        “我的生理周期出了点儿问题,该来的还没来?!笨淄穸故怯沧磐菲そ擦顺隼?。

        “哦?”江浪故作错愣,转而笑道:“难道……你怀孕了?”

        孔婉儿差点儿晕菜,作为一个有涵养的女人,她还是忍不住心中抱怨:混蛋啊,老娘虽然年纪不小了,但还是黄花大闺女呢,怎么怀孕?怀你妹呀!

        “江浪!”孔婉儿眼中几欲喷火,冷声道:“是你把我害成这样的,还有心情调侃我?信不信我打你?”

        江浪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怀孕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咱们之间可是清白的!你不要让我喜当爹??!”

        “我……我去你大爷!”

        孔婉儿终于控制不住怒火,拍案而起,因为动用了内劲,木质的桌案都被她拍得四分五裂。

        她满目杀气地盯着江浪,咬着牙说道:“我没有怀孕!是因为用了你给我的洗髓伐毛丹,才出现的这个症状!”

        “不会吧?”江浪继续装傻充愣,“我记得你打电话跟我说,你不想欠我人情,已经把丹药扔进厕所了!难道……你又从厕所捡出来用了?你不嫌脏吗?”

        “我……我我……”

        孔婉儿就快崩溃了,她这样高高在上的身份,这么高冷傲气的性格,还是第一次被弄得如此无语。

        “我没有扔掉丹药!而且把丹药用了!”

        孔婉儿深吸一口气,痛快的把话讲出来,然后坐回椅子上别过头去。

        那神情,那姿态,好像在说:老娘就是用了你的丹药,你小子有脾气吗?

        她发誓,这是她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流露出这种“爱咋咋地”的泼妇姿态,心里连连叫苦,这一刻,她作为女当家人的气场全无,显得实在狼狈。

        但为了掩饰尴尬,她硬着头皮坚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江浪被她的样子逗笑了。

        “不许笑!”孔婉儿再次瞪向他,“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没什么事!”江浪道:“洗髓伐毛丹,不但能排除杂质,也能调节你的生理周期,你以为周期不正常了,其实恰恰相反,以前你的周期偏早,现在才是正常的!”

        “是吗?”孔婉儿微微一愣,稍微松了口气,“那我的周期什么时候开始?”

        “看你气色,应该是后天来吧!”江浪道:“你还真有意思,嘴上说把丹药扔了,却偷偷用掉,现在又欠我人情了吧?!?

        “哼!”孔婉儿嘴角微微一抽,“你这混蛋,故意给我设套!”

        “是你禁不住诱惑,能怪我吗?”

        “算了!这事儿,你可不要跟别人讲!”

        “你的形象那么高冷,我就算讲了也没人信啊?!?

        “你知道就好!”

        孔婉儿从皮包里拿出一样东西,递给江浪,“我不会欠你人情的,这个东西,就当是给你的回礼了!”

        乍一看,这是一卷细线,但看起来不是普通的线绳。

        细线和针灸用的银针那般细,而且散发着紫金色的光泽。

        江浪瞳孔猛然一缩,“这是……天蚕紫金丝!”

        孔婉儿点点头,“我爷爷喜欢收集古董,听他说,这是一种行医用的东西,但已经失传了,几乎没人知道该如何使用它,你医术这么高,懂得怎么使用吗?”

        江浪道:“我给你按摩行针的时候,你有没有发现我用的银针,和普通的银针有些区别?”

        “发现了,你的银针上面,都有一个小孔,看起来有些像缝衣针上面的穿线孔?!?

        “不错!那个小孔,其实就是穿线用的!”

        说着,江浪拿出针囊,抽出一根银针,然后将天蚕紫金丝穿进了针孔当中。

        随后,将银针刺在自己的手臂上,一手拽住紫金丝,将其绷直。

        紫金丝出现了轻微的震荡。

        江浪道:“体内流转的血气,使得紫金丝出现震荡,通过震荡的幅度,可以更准确的判断落针处的血气情况,有利于提高行针的精准度?!?

        孔婉儿点点头,“原来如此,你的确很有本事,但是……我要奉劝你,锋芒太露的话,很可能会招来祸端?!?

        类似的话,何映红也跟江浪讲过。

        江浪笑道:“那你觉得,怎么做才能平安无事?是不是像你这样,在另外两大世家明争暗斗的时候,坚持中立?两头都不得罪?”

        孔婉儿脸色一沉,“有些事,你还是不要深究的好!时间不早了,今天就聊到这儿,你收下这个紫金丝,我也不再欠你的人情,咱们没必要再见面了!”

        江浪微微苦笑,这个女人为了和他划清界限,真是做的滴水不漏。

        江浪收下天蚕紫金丝,离开了包间。

        孔婉儿待在里面,点了一杯茶水。

        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是她爷爷孔玄打过来的。

        “喂,爷爷?!?

        “婉儿,我又少了一样收藏品,是不是又被你拿去送人了?”

        “额……是的,爷爷,你不会介意吧?”

        “上次把我的玉雕关公像送出去,这次又把天蚕紫金丝送人!到底什么人对你这么重要?至于送这么贵重的礼品?”

        在孔婉儿查清江浪的身世之前,二人见过很多次面,这些事儿,她也都告诉过她爷爷孔玄。

        在确定江浪与江家有血缘关系后,孔玄劝过她,千万不要因为觉得欠江浪人情,就再与他产生什么瓜葛。

        孔婉儿答应了,但上次江浪找她求助,她还是没好意思拒绝,拿玉雕关公像帮了江浪的忙。

        当时她骗孔玄说,只是送给了一个朋友。

        孔玄对她很放心,并没过问细节。

        这次她又拿爷爷的收藏品送人,让老爷子感觉事情有些反常。

        “就是……就是送给了一个朋友?!?

        “什么朋友让你这么用心?男朋友吗?”

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