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 - 都市言情 - 农门猎女在线阅读 - 第136章 云三真名叫……

德甲奥格斯堡对斯图加特:第136章 云三真名叫……

        大家听了也是欢喜不已,林家这丫头终于有归宿了,也是让他们安心不已的事情。

        “云家大哥说,既然云三要在村子里当猎户,父母就给钱帮他建了这屋子,总不能让他真的当了上门女婿?!?

        “但他在这里生活,也要林家和村里人多担待,以后咱们若进关去,可以到云家做客,他们家在什么城南,具体我也不清楚?!?

        “之后又给了二十两银子、十二匹布料、五百斤大米、五百斤麦面,都是聘礼,也是给云三起新家开伙的?!?

        林平安说得一脸喜气洋洋,以前的诸多疑虑和不安,此时都已随风飘散。

        “云家大哥又说了一些云三年少时的事情,原来云三不是没人给他说亲,而是他不喜欢,从家里跑出来的?!?

        “为此连媒婆都骂,还有亲戚也因此得罪了,父母才生气得不再管他的事儿,他自己东跑西跑就到了这把年纪?!?

        “家里人只要他不打光棍儿,能够好好赚钱过日子,别无所求了,又怕他不安份过日子,先前才说了那样的话?!?

        “云家希望云三早些娶媳妇过门,明年当爹,也好真正懂事可靠起来,到时若回关内去生活,家里定然也会有安置?!?

        云家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还叫林家有何疑惑?

        就是猎户们听了也是感慨嘘唏不已,原来云三不是爹不疼、娘不爱???

        如今新屋就在村里,钱、粮都有了,他还当上了猎户,还有啥愁的?

        村里人闲聊了一阵儿,在钱都分到手后,就离开了。

        大溪村和杨坪村的猎户们都约定了明天不上山,后天再提早一个时辰出发,就像上回那样,等穿过双溪岭时天才亮。

        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养足精神,再将一天的时间用在野猪岭那边,而不是被赶路耽搁。

        林燕娘也在厨房里听娘说起了今天的事情,心下却是一片恍惚。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可是这样隆重的起屋、下聘、钱粮都给了,又怎会有问题?

        就算骗婚,一个关内男人犯得着在你村子里起新屋?犯得着花下这么多本钱在你生长的村子里安家?

        直接骗到关内不更简单?

        可是正是这样的隆重体面,与云三当初说过的那些话,总觉得有些对不上。

        或许,是云三父母出面了,给钱了,所以很多以前让云三为难的问题,就变得容易起来了?

        这话也没错,毕竟家里大人出面,结果就是不一样的。

        可是……

        “别胡思乱想钻牛角尖了,得空把嫁衣做好,等屋子能住了,我们就把亲事办了?!?

        突然一只大掌揉上正在发呆的脑袋,男人无奈的声音响起。

        林燕娘回过神来,抬手拍开他的手掌,再给了他一个白眼,却是没有说话,更没有骂他。

        “好啦,一会儿就吃饭了?!?

        林宋氏正炒着菜,见他们举止亲昵了许多也不像早几天那般动不动就打起来,自然也是高兴的。

        林宋氏让林雪去喊哥哥们回来准备饭桌吃饭。

        村里人刚走,林平安和林灿、林杰正忙着把剩下的钱清点数目。

        林灿便立刻去厨房端菜,林灿和爹一起把钱袋子放进箩筐,再把箩筐抬到墙角放着。

        很快饭桌摆起,大家围桌而坐。

        今晚的菜还有些丰厚,有鱼有肉还有鸡汤。

        “中午款待了你大哥的,还剩下一些?!绷制桨残ψ沤馐?,又拿出酒来,这次给云靖宁也倒了一杯。

        “以为你们中午能赶回来,却不想都下午了还没回,就猜着你们是还在野猪岭里,你大哥就说要赶回关内,家里生意忙,不能多待?!?

        林平安解释着今天的事情,又劝慰地看着云靖宁。

        “你出来也有些时日了,如今都能上山打猎了,这伤是好了,还是找时间回家去,也让你父母少些担忧?!?

        一开始他的伤还没好,上山都拄着拐杖,后来就拿长矛当拐杖用,现在连爬树都利索了,显然这伤已全愈。

        “等过阵子吧?!痹凭改Φ?,“如今咱们的猎都是送关内,眼下天气虽已热起来,但一两天还能行?!?

        “再过一个月可能就不行了,那时可能要每天都有人过来收,收回去就卖,不能耽搁,再热,就停猎半个月或是一个月?!?

        “那时我再带燕娘回去?!痹凭改档美碇逼?,看不出一点异状。

        天热不好送猎是事实,但那个时候,就算大家想打猎,也不见得能上山了,他会封山。

        也是因此,他现在除了寻找老虎等危险存在,也是鼓动大家每天上山,尽量趁这个时候多赚一些钱在手中。

        在大局已定前,都需要积蓄生活。

        见他对将来有规划,林平安很满意,便端杯与他碰了一杯。

        今天云家大哥过来下聘确定名份,林平安也不敢怠慢。

        立刻就让两儿子去下溪村杂货铺打酒,又到肉案买了五花肉,鱼却只有干鱼,村里可没有大鱼卖。

        再加上以村里人家买来的辣椒、豆角、茄子、豆腐,再炖了鸡汤,也是在匆忙中整了一大桌对农家来说很丰盛的饭菜了。

        新屋那边的后生们等家具到了就搬到堂屋里,之后第一批就走了几车人,第二批则带走了杨坪村上午送来的猎。

        之后就只有秦湛、云霁、云霄和几个人手留了下来,把门窗都给装好,院门和各屋的锁装上。

        云家大哥就把下聘的任务完成了。

        最后云家大哥也和云霄他们走了,留下来的人就等最后的猎。

        所以,回来晚了的云三,没有见到他家大哥。

        听了林平安这样的叮嘱,云靖宁哪里敢多说?他也是秦湛挤眉弄眼暗示时,才猜测可能是他们找了谁。

        再听林平安说到他以前在家中的事情,便猜测到来的是谁了。

        秦将军府长孙秦端,秦湛的大哥,他帐下参将、谋士,今天冒充了他家远在京城的大哥,帮他解决了眼下的难题。

        也亏得那帮小子们想到这样的办法,还用他们的小字来当名字,也解了林家的疑虑。

        这天林平安很高兴,高兴得三杯酒下肚,就已显醉意,脸上笑容就没有淡去过。

        看着这样的爹,林燕娘有些想哭。

        她知道爹为何这般高兴,她知道爹娘担心的是什么,她知道弟妹们也在期待着她嫁个好婆家。

        虽然不知道婆家在哪里,婆家人是啥样儿,但他们都知道,云三是个可以依靠的好男儿。

        若无担当,大可不必费此周章。

        对了,云三真名叫……云天尧,是云家大哥云飞扬说的,又解释说,因为在家就被喊云三,也就习惯了。

        这么解释好像也说得过去。

        所以就算知道了云三的“大名”,林平安还是会叫他云三。

        林燕娘也没有改唤称呼,似乎直呼他的名字,有些不敬的感觉。

        而云靖宁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也没多作解释。

        他以往也不大喜欢别人叫他小字,都是在大名和排行上随便叫的。

        便是秦端也常直呼他云三,秦湛就叫他云三哥。

        而他与秦老将军的二孙子,秦湛的二哥秦磊关系最好。

        年少时他在军营历练,就是在秦老将军麾下,比他小一岁的秦磊,就与他是同吃同住同训练的好兄弟。

        今天在他不知具体细节的情况下,秦湛找来了他大哥秦端,未得他同意,便以小字解决了他们名字的问题。

        他……也不能怪秦端自作主张,毕竟如今他离娶媳妇又近了一步。

        林家的晚饭还没吃完,林老爷子和老太太就过来了。

        他们看到云靖宁时,脸色有些异样,似乎有点尴尬,又似乎有些好奇。

        坐下后,还是林老太太先开了口,一双精明的老眼打量地盯着勿自吃饭的后生,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

        “云三,今天你家里来人提亲下聘,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忘了?什么?”云靖宁愣了愣。

        他没想到大房那边的人过来,是找自己质问的,他还以为是找二房的人说什么事情呢,也未在意,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们云家也太失礼了,登门就登门,下聘就下聘,可是我们林家老的尚在,于情于理,也应该去我们那里拜会一下吧?!?

        林老太太没想到他毫无自觉,顿时生气地拉下了脸色,不高兴地指出问题。

        “胡说什么?!苯峁词橇掷弦右涣侈限蔚爻錾?,喝斥老婆子不要说了。

        就算他们都认为云家失礼,但这事情得云家人自己意识到才行,由他们来说,只会让自己丢脸。

        因而林老爷子过来时,只是询问林燕娘亲事的问题。

        毕竟是孙女出嫁,不是招上门女婿而是出嫁,当爷爷的心里也高兴。

        他想着确定日子后,早些寄信给外嫁的闺女,也就是林燕娘的姑姑,到时回来吃送嫁酒。

        家境好的姑姑回村里来喝送嫁酒,也能让林燕娘体面风光一点。

        却不想老婆子一来就把他们只能搁心里的郁闷事儿给兜出来了,让他脸往哪儿搁呢。

        “原来是这个啊?!痹凭改从?,微微一笑,却道,“我家兄长到也想过这事情……”

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