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 - 都市言情 - 福妻高照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七章赚钱就是为了花的

莱比锡vs奥格斯堡搜狐:第一百四十七章赚钱就是为了花的

        田多福也知道妹妹说得在理,二叔都不想认他们这个穷亲戚,他的家事也轮不到他这个侄子操心。

        道理他都明白,可这心里就是难受。

        虽然他也不喜二婶,可如今她从妻沦为妾……唉!

        “叹什么气,走了?!碧锶缭伦呓话炎鹚呷?。

        热闹的街道,吆喝的叫卖声不绝于耳,田多福很快平静下来,突然发现走得方向不对,“这不是回窑厂的路,你不会是迷路了吧?”

        “没有?!碧锶缭乱豢诜袢?,“我们现在去吃饭,走了这么久,难道你不饿?”

        田多福一听又要花钱,立马停在原地板起脸:“窑厂不是管饭吗?怎可在外随便乱花钱?”上前一把抓起田如月的胳膊就想带她回去,谁知却落了空。

        “好不容易才来上一次街,就在这里吃得了?!碧锶缭露憧氖?,反倒后发制人拽住他的胳膊,“新开了一家火锅店你肯定没吃过,带你去尝尝?!?

        “不能乱花钱?!?

        田多福坚持站在原地不动,田如月拽不动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大街上别拉拉扯扯的让人看笑话行吗?赚钱就是为了花的,不花我赚它干什么?再说吃一顿饭能花几个钱?你在这样我可生气了。你别忘了你打赌输了,从今以后凡事都得听我的?!?

        田多福:“……我没答应打赌,你乱花钱就是不对,不能听你的?!?

        田如月生气了甩开手就走:“你不去,我自己去?!?

        田多福哪里放心她一个姑娘家一个人去吃饭,被逼无奈的只好追上去妥协?!澳闼挡换峄父銮?,那等会不许点很多菜,也不许点贵的?!?

        “是是是?!碧锶缭麓鹩Φ乃?,带他去了《一品锅》,就在大堂要了一张桌子,点了一堆牛羊肉开涮。

        田多福瞪大了眼:“你刚才答应我什么了?怎么能转眼就忘了?”

        田如月夹起一筷子牛肉放进辣油的火锅里开涮,一边朝他翻了个白眼:“我答应你,你吃的不点贵的,可没说我自己不吃好的?!?

        吃火锅不吃肉涮素菜有什么意思?

        眼神瞥向牛羊肉:“这些贵的全是我的?!彼媸庇挚聪蚯嗖?、香菜之类的素菜:“这些是你的?!?

        田多福:“……”看着妹妹涮着好吃的牛羊肉,而他却只能吃素菜,顿时感觉有些委屈。

        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筷子牛肉放进了碗中,田多福猛然抬头看向田如月。

        田如月朝他笑:“瞧你那委屈的小模样,就好像被我狠狠欺负过,傻大哥?!?

        被调戏的田多福,脸瞬间红透了半边天,猛地低下头把牛肉塞进嘴里,好辣!真香!没再提什么浪费钱别再点贵的之类的话,两个人吃得津津有味、畅快淋漓。

        旁边一桌人看着他们吃了一盘又一盘,放在桌角叠起来老高,咋舌之余又充满了鄙视:这两个人就好像刚从牢狱里放出来没吃过东西似的!吃这么多!等会若是不够钱付账,可有的好戏看了。

        田多福跟田如月久别重逢,眼里只有彼此跟桌上的食物,根本没察觉到旁人异样的目光。

        田如月见他终于放开了肚皮吃很开心,笑着又问:“大哥,要来壶酒吗?”

        家境贫寒,不知酒味的田多福摇摇头:“喝酒误事,不喝?!彼低昴灾械绻庖簧撩偷靥?,目光犀利的盯着田如月:“你不会喝过酒吧?!”

        如今妹妹可是男儿装扮,看她这外出吃饭习以为常的架势肯定经常外出,若是跟其他人同桌而食——绝对会喝酒!

        田如月心虚的低下头假装吃菜,“闻着就难受,我怎么会喝?”上次被逼无奈喝醉了就被卫子谋整了一顿,她哪里再敢喝酒?万一喝醉了再被他碰见,那还得了。

        田多福盯着她看了几息功夫,因为看不到脸上的表情摸不准她到底有没有撒谎。就算撒谎了,以后他这个当大哥的天天盯着,她也没机会再偷喝!

        “酒!再来一壶酒!”粗狂的吼声乍响耳边。

        田如月跟田多福下意识看了过去,只见其中一桌的客人喝的满脸通红,却依旧拍着桌子要酒喝。

        店小二劝了几句却差点被揍,只好又上了一壶酒。

        田如月见到醉汉直接提着酒壶往嘴里倒酒,很多洒了出来打湿了衣襟,不禁摇了摇头,“可惜了美酒?!钡拖峦芳绦圆?,时不时还帮田多福夹几筷子。

        又过了一刻钟,两个人吃饱喝足准备结账。

        田多??醋排员叩尚∩礁咚频呐套?,打着饱嗝心虚的看向田如月小声的问道:“我们好像吃的有点多,你有钱付账吗?若是没有……你先跑?”

        田如月:“……哦,那我先走了?!甭谔诘恼酒鹕?,看着田多福信以为真的捏紧了拳头却局促不安的眼神左右乱瞟,差点没忍住笑出声。

        大哥真逗!哈哈哈哈!

        伸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憋着笑:“走了大哥,难道你还没吃饱?”

        田多??醋潘涣辰器锏幕敌?,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又被妹妹耍了……。

        “快点吧,别磨蹭了?!?

        田如月见他不动,试探性的拽了一下,田多福顺势站起身,两个人并排往柜台走去。

        旁边负责他们这一桌的伙计连忙追上去,询问他们是否要结账,得到肯定的回答立马向柜台后边的算账先生报出菜名跟数量。

        田如月看着算账先生快速拨动算盘珠子,手指快得就快成了一道残影,算完之后拿起算盘摇晃了一下,所有算珠归为又重新算了一遍,确认无误才看向田如月:“客官,一共一两二钱四文,四文就不要了,算您一两二钱?!?

        “一两多?!这么贵!”田多福瞪大了眼珠子,一顿饭吃了他以往一年的工钱!肯定是算错了!

        声音大的引起了其他客人的注意,纷纷看向了这边。

        算账先生却笑容不变的解释:“你们点的全是牛羊肉,一共吃了四十三盘,一盘收您二十八文,一共是一两二钱四文,老朽可有算错?”

        一盘竟然要二十八文!太贵了!田多福闻言咋舌,“一斤猪肉不过才十文钱,牛羊肉确实要二十文一斤,可一盘最多三、四两连半斤都没有,你们怎么能卖二十八文??!”

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