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 - 都市言情 -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三十七章 上面有人

:第五百三十七章 上面有人

        回了奉天了,真是想念。

        房多、车马多,人多。

        连奉天城的牢房都这么阔气,一看就是皇上呆的地方。

        铁门啊,铁窗啊,铁锁链。

        手扶着铁窗,望外边。

        外边的生活是多么美好啊,何日能重返我的家园。

        “三叔,俺饿的不行了,他们不给个窝窝头???”

        被关到对面的宋福生还没有回话,宋福财就骂大郎道:“你心咋那么大呢,一身屎味还惦记吃饭???”

        大郎挠挠头:“那啥样也要吃饭呀?!?

        “你别抓头发了,瞅你那手?完啦,发窝窝头也不能吃了?!?

        宋富贵两手把着铁栏杆,脑袋使劲往外挤,想探看牢头兵勇们过没过来。

        一看,有些距离,放心了。

        “嘘,嘘嘘?”

        宋福生:嘘啥呀,打什么暗号,有话就说。

        他还对这些小子们心里有气呢。

        九族竟无一人逃脱。

        其实没必要的,真没必要,我在你们眼皮子底下又有什么用,不过是多一些人陪着受罪罢了。

        可这种情况下,这些人非要与他哥们义气,非说一起走的,要一起回家,关就都关,好地方???嘚瑟!

        “嘘嘘,”宋富贵再次唤宋福生。

        宋福生被单独关在一个小间里,隔着过道的大间里才是九族兄弟们。

        毕竟,事实上只有他一人违令。

        兄弟们的罪名只是“聚众闹事”。

        只要一抓他,或者是官差敢打他,就聚众闹,隔着官差他还拦不住,闹的他差点没剧终。

        听到召唤,宋福生凑到铁窗前,隔着栏杆看过去。

        宋富贵使眼色,让宋福生看向王忠玉的裤裆,示意大宝贝望远镜藏在那,正好架在裆上。

        宋福生大松一口气。

        之前,他还想着,完了。

        被关进来的时候,人家监狱这面将他们东西都没收了,什么双肩包啥的全收走,要不然大伙能嚷嚷饿嘛,包里其实有吃的。

        不收走包,压根饿不着。

        而武器是早在下码头就被收走。

        他进牢房那阵还惦记着,望远镜咋办,包不在自己这里,做小动作藏身上都做不了,包在大郎身上背着。

        要快些想一个能骗到聪明人的理由。

        也可恨自己的空间技能不能往里面放东西。

        没想到这些小子,靠着人多,你挤我、我挤你,互相打掩护,竟给塞裤裆里了。

        王忠玉也趴在栏杆上,对宋福生小声道:“放心,一准没事儿?!?

        大不了就脱裤子。

        走的慢,走路姿势不对,那是他屁股上有伤。

        要是不信,可以瞅瞅。

        伤可不是假的。

        他就不信了,谁还能检查他蛋?夹着呢。露一下,那些人就会捂眼。

        宋福生示意大家“知道了”,都消消停停的休息吧。

        不要慌。

        而他自己是闭眼沉思。

        宋福生打坐般的,盘腿坐在牢里。

        心想:我这副模样,指定是不能进空间的。

        因为在外面什么样,进去就什么样。

        被蹂躏的,这身上又是屎又是啥的,太脏了……佩英和茯苓瞧见了会心痛。

        妻女可没有古代记忆,全是现代思维,会更接受不了他这副模样。

        更何况,在空间里,与妻女说了自己被关押,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她们是能去给送信寻人,可她们是怎么知道他被关押的?她们要怎么解释?

        不要让妻女瞧见他既心疼,还要绞尽脑汁想办法。

        眼下,唯有指望“陆家军们”了。

        因为被押解的一路,官差们只顾重点严防“九族们”,不让与他接触,就怕路上出乱子,隔的远远的。

        但是“陆家军们”有些人表现的很老实,就没怎么防。

        据称是宋富贵和姐夫他们叮嘱的,让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

        不放心他一人进来,九族要全体陪同。

        而“陆家军们”就别跟着闹了,九族众兄弟还说:我们出去没用,你们却不同。

        就是这个原因,一路上,“陆家军们”三五一伙,有凑到他的囚车附近,将这情况讲了,让他下命令说出嘱咐。

        过道上传来声响,打断了宋福生闭目养神。

        这个区域的牢头,带领几名官差过来了,真给送饭了。

        窝窝头。

        “这位大人,能否通融,给草民些许水,我这手没法吃?!?

        “我给你拎个桶,沐个浴得了呗?”

        牢头上去就是一脚,嫌弃宋福生不要脸,进了这里还净事。

        更嫌宋福生脏,踹完瞅了眼鞋底,欲要用鞋底子往宋福生的脸上蹭蹭。

        宋福生此时全身上下,只有脸干净。

        牢头就像是有点看不惯脸干净似的。

        也是干惯了这种羞辱人的事。

        隔着过道对面,九族们一瞅,嗷嗷就伸手骂上了。

        一边骂一边脱鞋,没等牢头先用脏了的鞋蹭宋福生的脸,他们先稳准狠的丢鞋。

        草你爹娘老子!

        你敢!

        听听,就是这么被抓进来的,就没有他们不敢出手的。

        九族们还觉得:得亏我们跟着进来了。

        “有能耐别放我们出去!”

        “你敢打他?你等老子出去的,”弄死你,给你家房子点着。

        自从去过前线,火气极其大。

        “你知不知我三叔是谁?”那是定海将军都背过的人,那是陆家军全军上下要唤一声先生的人。

        任子玖扒着铁窗,心里着急。

        宋福生嘱咐他们,不让多提定海将军,有骂过他们,越是回了奉天城,越是不要惹事。

        那不能提陆将军,他提:

        “你知不知道我哥是谁?我哥是任子笙,你去外面打听打听任子笙可是侯爷女婿,你那个臭脚好好想想再落,要不然我出去让我哥,大鞋底子抽你!”先用他大哥对付对付吧,反正好汉不能吃眼前亏,凭啥让人白揍一顿。

        “对,他哥是侯爷女婿,有能耐你过来打俺们?!?

        “来,你进来,进俺们这里耍威风?!?

        “牢头你要是个带把的,别让俺们瞧不起,我帮你按住他,有能耐你往侯爷女婿弟弟的脸上扇?!?

        侯爷?

        牢头本来被鞋丢的,拿着藤条真走过来了,要带着兵卒抽这些人,一愣。

        就在这时,牢头的最大上司跑了过来。

        过道带着回声。

        此人官帽跑丢,满脸大汗,身上的官衣也被汗浸湿。

        跑到近前,想骂人都骂不出了,呼呼的直喘:

        “开,开,开门!”

        见到宋福生就开始抱拳作揖:“多有得罪,多有得罪?!?

        宋福生虽然不清楚是陆家哪位大小姐出手了,但是他知道应是没事了,指向对面狱间。

        对面栅栏那里正趴着一堆没穿鞋的,一个个咧着嘴,“陆家军们”果然好样的。

        错了,不是“陆家军们,”压根就没给大小姐们出手的机会。

        那是谁?

        监狱一把手的大人,用袖子不停擦头上的汗,完了,他要完了,越擦汗越多。

        是国公,也就是相爷要见这伙人。

        “打水,打水沐浴啊,瞅什么呐!”这位大人对着牢头就是一脚。

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