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 - 其他类型 - 万象天劫在线阅读 - 第271章 唐家落败

奥格斯堡啤酒:第271章 唐家落败

        原本就死灰的脸色,现在更加瘆人,好似死人一般,眼中的恨意如果能够杀人,那燕孤鸿只怕已经死了无数次了!

        不过,燕孤鸿却仍是那孤傲的淡漠表情,只是看向唐炎龙的眼神之中多了一抹不屑。

        若说恨意,花青青那充满绝望的恨不知要比唐炎龙多了多少。

        “是该结束了!”燕孤鸿全身灵力涌动,面色冷漠,眼中是目空一切的高傲,仿佛俯视众生的神祗。

        飓风在这一刻突然变得狂躁起来,其中裹挟的花瓣,发出飒飒的刺破空气的声音,风刃与花瓣那刀芒一般的力量纠缠到一起,源源不断,如翻滚的海浪,将一切不平,与怨恨卷起,在摔个粉碎。

        “死!”

        噗嗤!

        话音刚落,唐炎龙在一脸惊骇之中,看着自己全身血脉突然爆裂开来,无数鲜血喷涌而出,瞬间变成一个血人。

        他不明白,为何蜚流剑的反噬会这么快便到来。

        然而,当他看到在他身上渐渐变淡,最终消失的花瓣之时,他终于明白,这些花瓣之中,蕴含着比蜚流剑更加诡秘的死亡之力,当这些花瓣杳无声息的落在他身上的时候,他便已经输了。

        因为,那些花瓣之中的死亡之力,在侵入唐炎龙体内之后,将残留的死亡之毒全部激活,让他们提前反噬,使唐炎龙陷入了自己制造的死亡泥潭之中,无法挣脱。

        “我不甘心……”

        唐炎龙口中鲜血狂喷,已是来不及逃走,被飓风狠狠地卷起,吞噬,只听到一声声惨叫,却已经看不到人影。

        看台之上,惊呼声四起,没人能想到,西陵大陆数一数二的唐家老祖,竟然如此轻易的被一个清秀少女打败。

        连林渡也是呆愣在原地,摇头感叹道:“看来,我已经没资格做她的师父了!”

        林渡的眼中闪过一抹失落,却听到,挑战场上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你永远都是我的师父!”

        这悠扬的声音不断在场中荡漾,林渡的眼中闪过一抹感动,还有一丝欣慰,虽然他们师徒相处时间并不长,但他却是第一眼就看中了这个徒弟。

        “好,好!”林渡点了点头,脸上笑容慢慢扩大开来。

        唐炎龙输了,这个在西陵大陆上数一数二的唐家,输了,不仅输了,而且输的相当惨。

        在那飓风之中,唐炎龙还在苦苦挣扎,他不想死,但他的全身已经被花瓣刺穿,死亡之力在他体内肆虐,这种由内而外的破坏,任他有再多的护身宝物,也无法抵挡。

        相比之下,燕孤鸿那一身飘逸神秘的黑纱裙,却是不染半点尘埃,只是淡漠的望着飓风之中,逐渐失去意识的唐炎龙。

        看台之上,唐思妍的表情极为复杂,她虽然想要将唐炎龙杀掉,取而代之,却并不想他死在外人手中,那是对唐家的沉重打击,至此之后,唐家可能便会一败涂地,再无反击之力。

        然而,唐思妍却不是其中最震惊的人,在这看台最不显眼的地方,那人群之中,还有一个人,此刻双眼之中不仅是震惊,还有后悔和恐惧,只是这恐惧之中,竟还有一丝欣喜。

        竟然是岳岚山,只见他面色憔悴,神情萎靡,不修边幅,看起来完全没有富家公子那种傲然气质,反而像是一个落魄书生。

        自从花家被灭,他心中一直很懊悔,矛盾每天袭扰着他,让他不得安宁,在这强烈的矛盾之下,他甚至丧失了修炼的动力,几年过去,他居然还没到真灵境。

        他不知道,此刻,到底是应该高兴,还是惧怕,花青青还活着,他心中自然是高兴的,但她现在不仅还活着,而且修为大增,连唐家老祖都不是他的对手,那他呢?只怕对于现在的花青青来说,杀死他如同捏死一只蚂蚁。

        他不由猜测,花青青会不会对岳家出手,毕竟当年,花家被灭,岳家比唐家做的更狠,更绝情。

        岳岚山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也不敢继续看下去,他悄然离开了看台,却不知,在他转身的那一刻,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

        燕孤鸿早已发现了他,修为达到这种程度以后,周围事物早已是尽收眼底,看着岳岚山离去的背影,她面色冷漠,无悲无喜,只是小声道:“该还的,早晚都要还!”

        砰!

        一声巨响,唐炎龙衣衫残破,如同受了千刀万剐一般,从飓风之中狼狈的窜了出来,摔落在地上。

        咳!咳!

        剧烈的咳嗽,让他直不起身,每一次咳嗽,都伴随着大口喷出的鲜血。

        此刻,唐炎龙的容貌衰老的可怕,仿佛瞬间老了几十岁,说不出的凄惨。显然,这蜚流剑的反噬,对他的身体造成了极大的损害,几乎抽干了他的生机,使他的身体迅速老化。

        然而,在这一刻,他的双眼中,却闪烁着前所未有的凶光,他恨,他不甘心。

        突然,他眼中寒芒一闪,刚要有所行动,却见一片黑莲花瓣飞掠而出,瞬间抵在他的喉咙处。

        燕孤鸿淡漠的看着他,说道:“想要使用魂技拼死一搏?我不妨告诉你,哪怕你在我身旁魂爆,也伤不到我!”

        唐炎龙神色一僵,他的确是打算使用魂技,冒险一拼,但他可没打算使用魂爆。

        一旦魂爆,那便是什么都没有了,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而且,他毫不怀疑,只要他敢动上一动,那抵在他喉咙上的黑莲花瓣,一定会在他喉咙上刺出一个血洞。

        “你已经输了!自毁肉身,我可以放过你的神魂!否则便是魂飞魄散!”

        唐炎龙一脸狰狞的望着燕孤鸿,他怎么可能当着众人的面自杀?

        这根本是赤裸裸的侮辱,那他以后还如何在整个大陆立足?所有人都会指着他的脊梁骨,说他连被人杀的资格都没有!

        最重要的是,只剩下神魂之后,若不能及时找到合适的肉身,那他也只能前往地狱,即便找到合适的肉身,修为也将大打折扣,恐难在提升。

        “不,不……”

        他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这一刻,他后悔,当初为什么没能将花家斩尽杀绝!

        但看到燕孤鸿那一脸坚决,唐炎龙感到一阵无力,他想了很多,这一生,他为了往上爬,不知道脚下踩了多少尸骨,他怎么能甘心就这样死掉!他可是西陵大陆唐家的老祖,西陵最有势力的人之一!

        “我还没败!我怎么能死?”

        唐炎龙突然全身爆发出惊人的气势,整个人陷入癫狂,他已经完全忘了,喉咙处的那片黑莲花瓣。

        燕孤鸿摇了摇头,五大家族之一又如何?唐家老祖又如何?皇亲国戚又如何?一切都只是昙花一现,杀人者,人恒杀之,谁也无法逃出这天地法则!

        那片抵在唐炎龙喉咙处的黑莲花瓣,骤然一动。

        嗖!唐炎龙的双眼瞳孔不断扩大,却已经看不到其他,眼前只剩下焦土一片,他的头已经落在地上。

        而正如燕孤鸿所说,那黑莲花瓣破坏的不仅仅是肉身,还有神魂。

        一代枭雄,唐炎龙,最后竟落得个如此下场。

        “唐家完了!”

        看台之上,有人不敢置信的惊呼出声。

        此刻,唐思妍已经无需再看下去,她缓步离开了看台,面色无悲无喜,谁也不知道,她的心里究竟在想着什么。

        洛真跟在她身旁,不知该说些什么,皇家挑战场的规矩很清楚,不论是失败者还是获胜者那一方,都不能再继续寻仇。

        随着唐潜和唐炎龙相继落败,唐家一方兵败如山倒,结局已定,其余三人接连被杀,这举世瞩目的挑战,以唐家落败而终结。

        自此,西陵大陆的五大家族,如今只剩下三大家族。

        此刻,牧天一在服用了独孤羽的丹药之后,也已经清醒过来,然而,体内的灵力被天火耗尽,还未恢复。

        当他醒来后,看到战局已经结束,不由大惊,道:“那丁香的解药呢?”

        “我不需要解药,要是还有那种毒药,再给我来一打!”一个稚嫩的声音,从牧天一身后传来。

        只见丁香正微笑着,看向牧天一,那话中还带着一丝俏皮。

        原来,那时,丁香正身处忘川河畔的彼岸花海之中,这亡灵怨对于别人也许是剧毒。

        但对于本就来自地狱深渊的丁香来说,却是大补丸,吸收了亡灵怨之中的能量,竟让她的修为更进一步,到了真灵境中期。

        当然,丁香的突然苏醒,吓了独孤羽一跳,她从来都没想过,有人能对亡灵怨免疫,甚至,清醒之后,气息变得比之前还要深沉。

        牧天一震惊的猛一回头,看到丁香正活蹦乱跳的站在他面前,心中顿时一块巨石落了地。

        “丁香,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你小子,每次都要这么惊天动地吗?”

        一个许久未见的声音传来,是凌楚,而在凌楚的身边,跟着一个绝美的姑娘,面若皎月,肤如凝脂,一双灵动的杏眼,好似会说话,身体轻盈,如云似雾。

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