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 - 女生频道 - 离珠在线阅读 - 第 630章 赐之斧钺,得使征伐

德国杯奥格斯堡vs莱红牛:第 630章 赐之斧钺,得使征伐

        然后殷芒老大人就欣慰地笑着告辞回了家。

        然后南沉悄悄地派了阿镝出了趟宫。

        然后息王和莲王联袂叩阙,请见太皇太后。

        小阿监浑然无知地微笑着禀报完,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太皇太后变了脸色,头还没有完全回过去,手里刚拿起来的一个林檎果子便直直地飞向镇国大长公主:“你还能不能有点出息了???”

        吓得小阿监抖着袖子咚咚咚地后退了出去,到了殿门口才敢擦汗。

        接着就听见里头南沉娇气着告饶的声音:“娘!这是天赐良机!若不赶紧动作起来,等南越有了准备,咱们得多吃多少亏?!我不可能永远留在宫里帮着猛儿,如今有机会替他扫平些障碍,我怎么能放过?”

        “你的名声不要了吗?!我这一片心都是为了谁?!”老太太气得声音都带了哽咽。

        小阿监又惊又惧,瞪圆了眼睛,下意识地竖着耳朵接着听。

        “我的名声跟天下平定、跟大夏安宁、跟猛儿的前程比起来,算得了什么?十八年的妖星降世,不也没送了这条命么?!”镇国大长公主的声音,又诚恳又坚定。

        小阿监先是湿润了眼眶地感慨,接着却又悚然而惊,张大了嘴巴,疾忙又自己伸了拳头堵上,恐惧地左右看看,收回拳头,死死咬了嘴唇,兔子一般跑了出去。

        忙得瘦下来不少的息王迎着他走过来,带着一丝焦虑:“怎么样?”

        “六兄别急?!绷醭读顺端男渥?,仍旧一副轻软嗓音。

        小阿监忙堆着笑哈腰道:“二位王爷可以缓缓进去。太皇太后正跟大长公主说私房话,顺便着也在商议那件大事呢?!?

        息王和莲王明白过来,放了心,步子顺势慢了下来。息王更是大大咧咧地随手扔了个玉坠儿给那小阿监:“挺勤谨,赏你了?!?

        梨花殿内。

        眼看着太皇太后伤着心犯了左性,椎奴走上前来缓颊:“罢了,都是一片心为了先帝留下的这片基业。您还不知道公主的?”

        太皇太后不做声。

        好在南猛这个时候正在午睡,并没有出来。

        南沉看看偏殿的小门,再看看外头,伏在太皇太后的膝上,轻声道:“殷老在朝已近三十年,姻亲宾朋,遍布朝野。他既动了这个念头,此事便会悄悄传开。

        “猛儿年纪小,事情都说不上话,唯有您是他的代言之人。您合该记得,北狄说要送公主过来,六兄和悯兄都没拒绝。若是此刻有人指着我这件事,说您存私,说咱们深宫妇人牝鸡司晨,说国赖长君,该让旁人接了大位。您怎么办?

        “我当着六兄和悯兄的面说过,我永远站在猛儿一边。我是为了什么说的这话?还不是有人真的逼到我脸上来问了?您与其珍惜我的小名声,还不如好生琢磨着咱们娘儿两个的身后史册上的大名生呢!”

        太皇太后被她一席话说得脸色数变,最后却狠狠地戳了她一指头,嗔道:“就会这样危言耸听地拿着大道理压我!跟你父皇当年一模一样!”

        却再不坚拒了。

        椎奴看着,这才松了口气,回头看向殿门,露了笑容出来:“来了来了!”

        果然,息王和莲王携手而来。

        转过弯来的太皇太后自然是雷厉风行,招手叫了他们两个近前:“正要跟你们商议大事?!?

        直接便宣布要跟南越开战,问了国库又问官员,最后转向南沉:“你跟你两个哥哥出去,寻了两位相爷和兵部、户部的人,仔细核算??炷饬朔铰?,尽早递了给皇帝?!?

        两个人白跑一趟,面面相觑,又同时会心一笑,和南沉一起告辞出了梨花殿。

        息王看看离殿门已经十几步远,低声笑着调侃南沉:“看来啊,咱们家最独断固执的老太后,也逃不开妹子你的黏缠神功!”

        “嘿嘿!”南沉冲着他吐吐舌头,嘻嘻笑道,“她老人家年纪大了,皇帝又小,能不动作,她自然是不肯动作的。只是虎老雄心在,跟她说明白了胜算有无,她那家传的英武性子,怎么会不同意?”

        莲王笑了笑,转开话题:“钟郎怎么样?可给了妹妹消息?”

        一提这个,南沉顿时露出了小女儿态,高高地噘起了嘴,满脸不高兴:“哼,人家是师兄,人家多厉害,哪里就用得着告诉我消息了呢?死不死得了也不埋在我家坟地里??!”

        息王和莲王对视一眼,下意识地都稍稍撒开了距离,离南沉三步远。

        跟师兄闹别扭的镇国大长公主,属于不定向不定量的连弩散射状态,珍惜生命,能躲多远躲多远。

        兵部的人似乎早就了解了这一规律,一旦发现南沉气场不对,立即跟莲王悄悄打听,一听是因为钟幻,瞬间都规矩得犹如参加加急操练。

        户部众人也在莲王轻软温柔的提醒和约束下,小心翼翼地跟南沉周到全面、迅速精确地汇报着国库的数据。

        唯有懵懵懂懂的吏部,死活看不懂息王的暗示,在人员委任上妄图再切块大饼扯扯皮,被南沉毫不客气地一手指在了双眉之间:“滚回家抱孩子,换个知道什么叫官儿的来!”

        息王见那几个还想争辩,慌忙亲自起身喝骂,赶了出去:“什么节骨眼儿上?太平年月你们矫情也就算了,大战在即还想安插亲信,一颗老鼠屎就能坏了全局懂不懂?

        “前方将士们早一刻开动、多一个好后防,那就是保住了成千上万条命!大长公主仁慈,换了本王,先杀两个祭旗!还不快滚???”

        吏部的这才知道厉害,几个人都唯唯诺诺地退了出去。

        息王亲自执笔:“接着说,我记下来,回头让他们按照要求挑最合适的?!?

        看他这般做小服低,南沉才算消了气,按部就班地跟众人把事情都议得了,一条一条列了奏折,临走留了一份给两位相爷审阅,另一份则直接带进了宫交给太皇太后。第二天早朝便删改着商议定了章程。

        就这样,这件事便雷厉风行地在第三天确定了下来:大夏以南越无礼,决定不日南征。

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