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 - 女生频道 - 离珠在线阅读 - 第 440 章 既死气未平(上)

奥格斯堡vs杜赛尔多夫:第 440 章 既死气未平(上)

        宁王府。

        宫宴归来,告病躲在家中的牡丹郡主自然是先去看望宁王妃。

        把明显越发心事重重的母亲安顿好,牡丹郡主出了门,犹豫片刻,还是问了一句:“父王呢?”

        “听得说,宫宴上甚是沉默,也并没有如何吃喝?;乩粗?,却传了酒菜去外书房?!?

        阿笋小声说完,小心地给主子递台阶,“郡主可要去看看?”

        牡丹郡主看看已经黑沉下来的夜幕,有些迟疑。

        “今天毕竟是冬至”阿笋还是希望王府里头父女夫妻们和睦,好好地过一个年节。

        毕竟,看着牡丹郡主的岁数,这极有可能是她在家里度过的最后一年了。

        见主子沉默,不由得悄声安慰道:“王爷再怎么样,也不会在今晚做什么的。那个姓尹的婢子让人瞧着去了,若有异动,必能提前知道?!?

        牡丹郡主被她说中心事,下意识地瞪了她一眼:“我父王好歹也是堂堂的皇叔亲王,哪里就有这样”

        下作

        牡丹郡主咬住了嘴唇,把这两个字咽了回去。

        其实,她是真的,不确定。

        多悲哀,快十八年的亲父女,竟然已经没了半分信任之心

        牡丹郡主苦笑了一声,还是朝着外书房迈开了步子。

        可是,当她走到外书房院外,却见里头只剩了一灯如豆。

        她皱着眉头站住了。

        一个小厮闪身出来,躬身施礼:“郡主?!?

        “王爷呢?不是说传了酒菜到外书房?”见牡丹郡主不吭声,阿笋忙抢着帮忙问道。

        小厮陪笑着答道:“王爷酒吃得猛了,便要出去走走。司马先生便索性将酒菜装了食盒,陪着王爷去小雅楼了?!?

        听到司马淮阳的名字,阿笋情不自禁看了牡丹郡主一眼。

        “既是司马先生陪着,那我就没什么不放心的了??苫褂信匀嗽诓??只怕他两个一起吃醉了,身边连个服侍的人都没有,才麻烦哩?!?

        牡丹郡主露出轻快的笑容,与平日里温柔孝顺的形象一般无二。

        小厮松了口气,连声笑着答“有有有”,又接了阿笋递过来的赏赐,再度给牡丹郡主道贺了冬至,这才看着那主仆两个迤逦而去。

        “去年冬至,这一家人可还亲亲热热地坐在一处行令吃酒呢”

        小厮的目光从正院转到小雅楼,忍不住伤感地嘀咕着。

        “不过一年而已”宁王自己站在小雅楼前,看向黑压压的宁王府,同样也在黯然神伤。

        手里的食盒递给了守楼的老仆,司马淮阳跟着呼了口气出来,下意识地伸手扇开面前隐约的白雾,轻声道:“若不是那白永彬求娶郡主”

        哪里有后来宁王妃翻脸梨花殿对峙一家人分崩离析的事情发生???

        宁王脸上闪过一丝阴狠:“那人现在如何?”

        “也不知到底图谋些什么。先前吐出跟皇帝的事情时,竹筒倒豆子一般痛快??墒且坏┪实胶鸶侨绾瘟档?,又颠三倒四含糊其辞。

        上次我把他的手脚打断了,他还曾经十拿九稳地咒我连陪葬都不够格,早晚被剁成肉泥”

        司马淮阳轻蔑地笑出声,“还说会亲手剁了我。也不知道他是哪里来的自信?!?

        “韩震如何与宫中联系之事,我们始终都没弄清过”

        宁王眯着眼拧眉细思,“也许,他真不知道?”

        司马淮阳摸了摸鼻子,道:“倒也有这个可能性。那他知道的,大约也就没什么了?!?

        忽地顿了顿,轻声道,“不过也许,若是心神激荡,还能再漏出来点东西呢?”

        宁王看了他一眼,唇角往下一撇,面上闪过杀机:“也不是不能试试。你自己行么?”

        “只怕不行。他对我,已经有了十足的戒心?!彼韭砘囱舻ǖ毓笆智飞?,“毕竟冬至,王爷去送送,算是赏他个体面吧?!?

        宁王嗯了一声,转身进了小雅楼。

        老仆悄无声息地在司马淮阳身后关紧了楼门,轻轻地上了门闩。

        大佛背后的暗门轻轻推开,司马淮阳挑了一个明瓦灯笼走在前头,宁王在后,下了地牢。

        地牢里的灯油十分充足,通风措施也做得还不错,味道虽然依旧难闻,倒不至于让人作呕。

        但宁王依旧皱着眉,伸手拿帕子掩了口鼻。

        “白翰林,今天冬至,王爷来看您了?!彼韭砘囱艨死蚊?,温和上前,甚至还不嫌脏地拍了拍床上那坨“东西”。

        宁王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悄悄往后撤了撤脚。

        白永彬慢慢地转回身来,失神的双眼看向来人,半晌,混浊的双眼开始转向清明,终于放出了亮光,死死地盯着宁王,挣扎着要从床上起身。

        “唉,上次给你裹了药的,你怎么自己又都扯开了?”司马淮阳不顾肮脏,直接摁住了他,粗暴地拿了他的手脚去看。

        白永彬愤怒地看着他,张大了嘴,呵呵出声,却再也不能说出一个完整的字。

        “上回你跟我说,你知道的事情,都已经全部说了。既然如此,身后可也就没什么不了的事情了吧?”宁王放下手帕,看着白永彬的眼睛,温和地问道。

        白永彬僵住,震惊地看着宁王,啊啊地出声,疯狂地摇头。

        “那就是真没有了?”宁王笑问,看着他的样子,愣了一愣,问司马淮阳:“你把他毒哑了?”

        司马淮阳已经从白永彬身边走开,此刻正站在宁王身侧,拿了一块帕子擦手,擦完了还拧着眉,又拿了一块在擦,听见问,有些不好意思地点头:

        “是。那回我来看他时,离珠郡主来了咱们家游赏。您也知道,小雅楼是您的得意之作??ぶ鞒3;岣遂乓?。

        “我正担心郡主会带了那一位来,偏他听见我让他小声些,就越发嘶声大喊,我一急,手边一包哑粉,都给他塞进去了”

        “先生还是心慈?!蹦醵哉飧鼋馐土⒓幢硎窘邮?,甚至还说了一句让白永彬心惊肉跳的话出来,“其实他在世上已无牵挂,何苦又让他这样活着?”

        “也对?!彼韭砘囱敉榈乜醋虐子辣颍骸坝惺苷獾攘闼榭喑?,还不如跟着你老父一起呢!黄泉路上奈何桥边,也多个照应?!?br />
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