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 - 女生频道 - 离珠在线阅读 - 第95章 谁知救世安民术

奥格斯堡球衣:第95章 谁知救世安民术

        余家的人走得太痛快了。

        而且,除了余笙这个被自己叫住的大伯父,和余简那个余绽的父亲,竟然并没有一个人再来跟余绽道个别。

        吴夔觉得自己恐怕是不经意间窥到了余家内部的一些,隐秘。

        “我们小娘子住在哪里?”

        锤子站在吴夔面前,恨不得跳起来挡住他看向自家小娘子的视线。

        回过神来的吴夔有一丝羞赧,忙眨眨眼,口中含混地答道:“嗯,这个,得安全,还最好离那些不要脸的军汉们远些……”

        锤子抱着肘看他,跟着一下一下点头。

        “呃,嗯?!蔽赓缰沼诨指戳苏?,神色清明起来,安排也更见妥帖:“拙荆带着小儿,和本县捕头一家,现住在县衙里。原本西廊下住的是本县主簿,大堤决口,他一家便搬走了?!?

        余绽和阿镝对视一眼,明白这主簿只怕不是搬走,而是逃走了。

        “如今西廊下便空了出来。不如小娘子就住那里吧。跟拙荆也能相互有个照应?!?

        吴夔含笑安排,回头看了一眼,喊正在忙碌的一个衙役:“希头儿,帮个忙!”

        那人抬起头来,满脸凶相,哼了一声。

        “我是大夫?!庇嗾揽醋潘?,笑一笑。

        那人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热情地跑了过来,伸手便抄起地上的一个大箱子,嘿嘿憨笑:“小娘子请跟我来!”

        阿镝噗地一声笑出来。

        “你二人跟着这位希大叔去收拾一下。我同吴县令去看看,一会儿你们来找我?!?

        余绽吩咐着,抬手把头上的孝帽摘下来,外头的白麻孝衣也脱了,都塞给阿镝。

        吴夔再看她:一身玄色男子圆领长袍,脚下一双及膝薄底长靴。头发也束成了道髻。只是束发的发带和腰间仍是白麻粗布。

        看看遍地泥水,余绽毫不犹豫地低头拽起前后衣襟,刺啦刺啦两声,各撕去了一截。

        真是干脆利落到了极点!

        吴夔在心里狠狠地竖了一个大拇指!

        “好了。走?!庇嗾乐敢恢冈洞奚钍⒌牡胤?。

        决堤的大水过后,所有人的人生都失去了尊严这回事。

        尤其是尸体。

        即便是掩埋,都只是被草草刨个浅坑,扔进去就得。

        余绽神情冷漠。

        吴夔看着她的表情,心里隐隐有种毛骨悚然的怯意。

        “天气在一天一天变热。这样掩埋尸首,就算没有那家子祸根,只怕你这魏县也是保不住的?!?

        余绽毫不客气。

        往前走,路边的一个窝棚里,哭哭啼啼的女人正在给浑身恶臭的丈夫喂水。水装在一个破碗里,显然并不算干净。

        “再看这样的,若是你不让衙役通知,他们都会依着往日的习惯这么喝水。十个有十个半会腹泻痢疾,到死?!?

        余绽的音量丝毫没有放低。

        那哭泣的女子听见了,顿时脸色大变,手一颤,碗里的水泼了出来,猛地回头看着余绽,声音都变了调:“你,你说什么???”

        余绽平静地直视她的双眼:“你们这边灾后,水里都是脏东西。若是不煮开就给他喝下去,那些脏东西就会完全破坏掉他已经脆弱不堪的肠胃。那他就死定了?!?

        虽然紧张,但女子立即便抓住了重点:“煮开了就没事了?”

        余绽意外地看着她露出一丝微笑,点头:“正是。你很聪明?!彼底?,偏头想了想,走了过去,伸手从怀里掏了一块手帕出来。

        “四小娘子,您先……”吴夔连忙拦住她。

        余绽也迟疑了一瞬,转向那女子:“我是大夫。但我不能一个一个看过去,我得先帮吴县令把大局稳好。但我先遇到了你和你丈夫,我便顺便先给他看一眼。若是你叫喊起来,我怕就走不了了。你明白吗?”

        女子又惊又喜,眼泪哗地又掉了下来,咬着嘴唇猛点头,一声都不出。

        “你很好。家里其他人呢?”余绽对这女子十分满意,立即便蹲了下来,一边问话,一边把帕子铺在那男子的手腕上,给她丈夫听脉。

        女子竭力平静,声音微颤道:“公公婆婆都被大水冲走了……家里长女已经嫁人,还不知道怎样……小儿,小儿……”说着,女子忍不住抬手捂住嘴,怕自己哭出声来,眼泪扑簌簌地落,“小儿被邻居从水中救起,可现在,也找不到了……”

        “给我看看你丈夫的小腿和脚?!庇嗾雷邢傅亟峙恋?,塞进袖筒。

        女子连忙把男子的裤管卷起。

        余绽仔仔细细地看了一时,确定下来:“你丈夫是在水下被水蛭吸血过多。这时候昏睡并不算是坏事。家里还有干净的吃食么?”

        “有有有!吴县令让人给我们大家都分了吃食!”女子抹了一把眼泪,感激地抬头看了吴夔一眼。

        “那就好?!庇嗾榔鹕?,问那女子:“你贵姓?”

        女子忙也跟着站起来,叉手欠身:“民妇夫家姓杜?!?

        “杜阿嫂,接下来我和吴县令会约束大家都要把水煮开了再喝?!庇嗾烙幸舛倭硕?。

        那杜嫂见机极快,接口便道:“民妇定会劝说邻居们照着官府们说的话办!”

        余绽笑着点点头,转身与吴夔一起走开。

        看得目泛异彩的吴夔不由得低声赞道:“小娘子真是好眼光、好急智!听见那杜嫂哭泣中尚有理智直接问是否煮开水再饮便无妨,就能判定她会成为咱们推广此事的助力!”

        “病患等人都需要隔离开来?!庇嗾牢奘恿怂墓?,简单直接再提一条。

        吴夔连连点头。

        “这里,这里,还有那里,都要改……”

        余绽指着身边的各种事情,毫不客气地一一点出来。

        吴夔丝毫没有不悦,反而如获至宝,还怕自己记不住,连忙又叫了一个记性好的衙役叫穆瑞的:“你好好听着,别的别管,把四小娘子说的都记下来,就记你一大功!”

        穆瑞虽然摸不着头脑,但越听眼睛越亮,忍不住悄声问吴夔:“县令大人,这位小娘子是京城哪家太医的家里人吧?”

        不是杏林世家,从哪里得来这些防疫病、治疫病的本事去?!

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