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 - 科幻灵异 - 梦境指南在线阅读 - 第721章 冰与火之歌

《奥格斯堡信纲》:第721章 冰与火之歌

        火树漫天,到处都是燃烧着的树枝。

        黄粱感觉自己进入了一座火的炼狱,就像在亚马逊的原始森林或者澳洲东海岸的桉树林里放了一把大火。

        伊特努特神情凝重,手里的冰之魂笔直地竖在面前,口中念念有词。虚空中不停地涌来大量的精神力,在他的身边凝聚成一层又一层的寒冰,和周围燃烧的热气一碰,化作了一片蒙蒙的白雾。

        雾气渐浓,天空竟然飘起了雪花。

        这是一种非常奇特的景象。

        大雪在空中飞舞,落到燃烧的树枝上,粘着在上面,却不曾被火化去,只滋滋的冒着白烟,而树上的火却也不熄灭,火焰反倒增强,仿佛落入火中的不是雪,而是油。

        一根根树枝、一片片树叶在大火中燃尽,化作火雨漫天落下,和空中的雪花,相映成趣,变成了一火一雪的两异世界。

        黄粱刚被烟火熏得难受,又被大雪的寒气所侵袭。虽然明知这都是精神的力量所唤醒的记忆中的冷热,但这被放大到极点的忽冷忽热感受着实叫人煎熬。

        他心里有点担心,毕竟这里是冰原,按洪奎之前的判断,这里应该在伊丽莎白群岛的北磁极点附近。当然也有可能他们通过那条天路,早已走到了另一个虚无的世界里。

        在这冰天雪地里,寒冷的力量是无穷的。而青木所能借助的,除了他本身的力量,大概就只有天上那九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太阳。

        黄粱透过雪花和火雨的间隙,向上看去,看见那九个太阳,就像树枝上挂着的九个火球,其中八个挂在外围的八个方向,和火烧的树枝连接在一起,像一张燃烧的蛛网。

        还有一个挂在中间的树梢上,稍稍显得有点不同。

        他仔细看去,隐约看见中间那一个火球里面有一个黑点,正动来动去,仿佛一只将要破壳而出的雏鸟。

        雪下的越来越大,火光也越来越猛烈。他觉得浑身冻得难受,又灼热得厉害。渐渐的,他的身体变得僵硬,而眼睛也有些模糊起来。

        正如他所料,冰雪的力量是无穷的,仿佛有消防员开着直升机在空中灭火,许多地方的火势开始变小了。

        一些树枝上的火焰终于熄灭,变成了焦秃秃的枯枝,大片大片的树林暗淡下去。只有那棵大树的主干,依然燃烧着熊熊的烈火,极力对抗着虚空中那源源不断涌来的冰雪寒气。

        伊特努特却丝毫不敢放松。他依然紧绷着身体,冰之魂高高举起。眼睛紧紧盯着那颗巨大的火树。

        看起来他占据了天时地利,优势完全在他一方,但他却没有办法完全压倒对方。

        他可以压制火焰,却无法压制那生的力量。

        火烧尽一枝,断裂一枝,主干上便又很快伸出一枝。

        这生的力量正是木之魂所特有的。

        这是从盖亚意识里剥离出来的构成生命的最基本的精神特质。正是由于这种精神特质,生命才得以生生不息,繁衍不断。

        这木的生的力量助长了火的势头,使得原本难以和完整的冰之魂抗拒的半根火之魂的力量得到了大大的加强,即便伊特努特占据了天时地利,在这冰雪世界里,火树依然可以顽强的对抗着漫天的冰雪。

        冰与火的力量就这样胶着着。

        突然,一只黑色的大鸟,从树冠顶上的那个太阳里钻出来。它浑身包裹着金色的烈焰,张开翅膀,哗啦一下飞起,飞到远处的一根冷枝上停留,火焰从他的脚下燃起,迅速引燃了整根枝条。

        它又拍打着翅膀,飞向别处,金色的烈焰随着它的翅膀,四处乱溅。

        它就像一个流动的火球,一个四处乱窜的太阳,所到之处,那些原本已经熄灭的树林又哗哗地燃烧起来,熊熊烈焰重又烧到了天边。

        伊特努特正全力压制青木,没有余力来对付这只烈焰金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把自己刚刚取得的战果毁掉。

        没过多久,所有已经熄灭的火树林,都重新燃烧了起来。

        大雪刚覆上来,金乌就飞过来了。它完全弥补了原本火的弱势。

        在某一个达到平衡的刹那,烈焰金乌突然呱呱的怪叫两声,朝着伊特努特扑了过去。

        伊特努特看见一个如太阳般的巨大的金色火球,朝自己砸了过来。他不敢小觑,急忙分出精神,冰之魂的尖端上凝聚出一个同样大小的冰球。

        可就在他这么一分神的时候,火树林里原本胶着的状况发生了改变。

        那颗巨桑趁着压力减轻,原本收缩在树干内的力量一下子蓬勃爆发,无数根巨大的枝桠突然扭曲生长,如火蟒蛇一般缠了过来,一下子裹住了伊特努特的身体。

        伊特努特大吃一惊,手中的冰之魂一挥,那颗冰球随之爆开,把缠在身上的那些枝蔓藤条,全都冰冻住,接着身体一抖,把它们震碎,抖落在地。

        然而这时他就顾不上那个朝他砸过来的火球了。

        火球撞在他身上,犹如一颗超新星在绝对零度的冰冷空间里爆发?;鹧婧蜕湎咚布湓诘臀轮欣淙?,最后变成了一盆炸裂的冰雾。

        伊特努特看似毫发未损。

        但他僵直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低下头去看他自己的胸口。

        他的胸口有一点亮光闪过。紧接着那点光亮变得越来越大,在他的胸口,形成了一个光的洞。

        一只乌鸦从光洞里飞出来,呱呱叫着。它的爪子上抓着一枚和它的羽毛一样漆黑的心脏。

        伊特努特伸出枯瘦的手爪,抓向乌鸦,试图夺回心脏,把它装回自己的胸腔。

        然而乌鸦已经快速飞离,把那颗黑心丢进了熊熊燃烧的大火里。

        冰之魂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火雨消散,风雪消停,一切又回到了原初的样子。

        这片宁静的冰原上,空气清澈,万里无云,只有那九个奇怪的太阳,依然高高地挂在天空。

        青木静静地站着,仿佛扎根在冰山上的松树。身上的风衣在冰原上吹来的微风里轻轻飘荡。

        乌鸦呱地叫了一声,落到了青木的脑袋上。

        远方的冰川峡谷间传来呱呱的回音。

        伊特努特捂着自己的胸口,慢慢的倒下去。他的身体迅速干瘪,变成了一具枯黑的木乃伊。

勒沃库森vs奥格斯堡